•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3.不那么精彩的语录体

【空洞的假智慧】

穷人卖毒品,所以他们买得起耐克;富人卖耐克,所以他们买得起毒品。

——弗雷德里克·贝格伯德(Frédéric Beigbeder),《9.99镑》

在严肃的社会圈子里,有一种普遍的哀叹,感慨我们正生活在“语录体”[1]时代中,审慎的论点被零注意力的一代用速射式修辞所取代。简短尖锐、令人印象深刻的表述就是王道。

虽然语录体很多时候只是词汇滥用而非基于实际的描述,但如果你赞成简洁与印象深刻的表达方式,这些东西突然间就不再是语录,而是格言或者“珍珠般的智慧”。从文学作品中、电影里、舞台上引出的佳句通常如此。为了强调这些格言与语录体的共同属性,我们称其为“智慧语录体”[2]

颇具反讽意味的是,正是那些对语录体的浅薄不屑一顾的人,常常会对同样空洞(如果不是更空洞的话)的“智慧语录体”深信不疑。例如,从弗雷德里克·贝格伯德的小说《9.99镑》(£9.99)中,就可以看到这一点。有一位评论者认为,该书提供了一个绝佳的例子,以证明一个出类拔萃的作者是如何令人醍醐灌顶的。但是,这一智慧语录体却经不起最随意的检验。

不能否认有些穷人通过卖毒品以满足其更多的商品消费,而有些在跨国公司工作的高级白领却是瘾君子。但是上面这一智慧语录体暗含了更多的东西——关于消费毒品的恶性循环:富人创造了穷人对于消费商品的需求,从而赚取毒资;与此相反,穷人提供毒品以获得消费品。因此,资本主义就有了一种自存机制,这种机制使得穷人永远受穷,富人始终地位牢固。这并不是对事实细微或者是深刻的描写,也无助于理解瘾君子与贩毒者、跨国集团与穷人之间的复杂关系。

更进步一说,难道说穷人大部分都贩毒吗?虽然毒贩子大都是贫苦出身,但是实际上这些人后来都富得流油。他们的很多毒品实际上卖给了穷人,正是毒瘾使得穷人一贫如洗。但是,关于“贫穷者受到他们已经脱贫的同类的剥削”这一观点,对于知识分子群体而言,不如“贫穷源自于公司老板的贪婪所犯的罪恶”这种说法那么有吸引力。

剥去“智慧语录体”中无意义的一面,我们就能获得这样的观点:穷人渴望获得物质商品这一点不言而喻,而这种愿望部分是由于商品生产者的推波助澜形成的;此外,还有很多富人嗑药。这真没有留下多少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我们可以把这个例子与一个善意的语录体相比较: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过去喜欢说“没有责任就没有权利”。这个语录体说得太简单化了——例如,新生儿就只有权利而不需承担责任。即使是把这种明显的特例抛诸脑后,我们也可以更郑重其事地对此进行讨论。如果我们在一个社会中享有权利的话,那就意味着人们有责任来维持或是不侵犯这些权利。权利的普遍存在,并不必然伴随着责任。

在关于评论的争论中,无论是被嘲笑的语录体还是雄辩有力、广受推崇的智慧语录体,最终都是空洞的。我们似乎常被看似智慧实则错误的格言警句所蛊惑,作家、诗人、知识分子都擅长此道。即便我们已不为政客的语录体所动,这两类语录体的实际优势也很少能完全体现出来。

有多少智慧的谚语真是智慧的?想想一些经久不衰的古语:“不经磨难的人生缺乏意义”,“没有上帝,一切都不可思议”,“有备无患”。这些俗语是真实深刻的洞见吗?或者仅仅是些让人迷恋其中的语录体而已?

11
  • 目录
  • 11 / 86 13.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