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4.占星术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确信偏见】

某天,一位名叫查尔斯·约翰·夸脱的灵媒告诉乔纳森·卡涅尔,说他将来会创作出为上百万人所阅读的占星术专栏。

——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观察家》

你能相信吗?多年之后,乔纳森·卡涅尔(Jonathan Canier)真的写出了为数百万人所阅读的占星专栏!顺带说一句,卡涅尔的预言给“致力于微妙地传播偏执的报纸”增色不少。

夸脱那不可思议的准确预测是否让你印象深刻呢?让我也来试试:如果你已经是占星术的信徒,你的答案将是“确实”;如果你不是,你的答案将是“没有”;如果你是不可知论者,你可能会发现有那么几分可信。

我说对了没?尽管不是因为我会什么巫术,但说得也八九不离十吧。其实,我只是知道这种被称为“确信偏见”的心理学效应。它关系到我们如何过滤掉大量支持或反对的各种理论与假设证据,从而使那些支持我们已然相信的理论或假设的证据更强有力,或者比否定它们的证据更明显。实际上,我们可能会更进一步,很少注意甚至根本不注意那些否定性的证据,而是将注意力几乎全部集中在那些支持我们早先已经确信的看法的证据上。

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被灵媒和占星术士的话所打动。如果我们倾向于相信超自然,那么会更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灵媒对过去或现在已经做出准确判断的事例上。这些事例又再次“证实”了我们的信仰——灵媒们真的了解某种超越物理世界之上的知识源泉,至少超越了科学可解释的范畴。

然而,如果我们不相信超自然,那么就会将注意力集中到其他预言落空或灵媒出错的例子上。举例而言,阅读关于乔纳森·卡涅尔的文章——暂且把对这个故事真假的怀疑放在一边——我们会觉得这个准确的预言算不得什么,因为那位灵媒可能还说过许多没有成真的预言。

所以,很清楚的是,站在此争论两边的人都会成为确信偏见的牺牲品。此外,在这一案例中,确信偏见对相信者比对怀疑者更有效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这是因为,如果我们完全中立地看证据,就会发现,对于每个表面看来占星术士预言成真的事例,都有许多预言落空的事例相伴。在更多的情况下,很多预言都模棱两可,总是可以从某个角度发现它们的合理性。确信偏见有可能引导相信者犯错误,因为在证据的天平上堆积着对占星术真实性的否认。只有通过选择证据来适应他们的信仰,才有可能得出关于占星术有效的结论。

确信偏见同样影响着政治言论。一旦使布莱尔和小布什相信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就会在支持他们立场的证据上比那些挑战该立场的证据投入更多的比重。可以肯定这就是确信偏见的一个典型例子。他们有可能试图保持思路开阔,然而,一旦你忠实于那些自己视若真理的东西,要想毫无偏见地评估所有证据就会变得很难。

另一方面,那些相信小布什和布莱尔被纯粹的个人动机所驱动的人,会更多地被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所打动,而较少注意那些表明“他们即使犯了错误也是出于真诚”的证据。关于小布什与布莱尔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事上是否说了谎,或者是否犯了错的具有争议性的问题,在各自所依据的“清楚的”证据面前,亦变成了一目了然的事件。当此情形发生时,所有的负面证据皆消失不见。

确信偏见是良性思维的真正障碍,但又不同于某些推理错误,它很难被彻底根除。你在哪些问题上最倾向于确信偏见?你是愿意支持有机食品的主张胜过反对,还是相反?对于我们破坏或者未破坏地球的证据,哪个让你更警觉?你是不是更愿意指出那些表明你孩子非常有天赋的征兆,远胜过那些表明他非常平庸的证据?

12
  • 目录
  • 12 / 86 14.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