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5.为什么50%的人不相信进化论

【不确定性论点】

本教材提到了进化论。进化论是一个有争议的理论,有些科学家将其视为对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如植物、动物以及人类起源的科学解释。当地球上最早出现生命时,人类还未诞生。所以,任何关于生命起源的学说,都只能被视为理论,而非事实。

——亚拉巴马州教育委员会写在所有生物教材上的警示,1996—2001

在美国学校教授进化论一直都是很有争议的。在1935年的“斯科普猴子诉讼案”(Scopes Monkey Trial)[3]中,一名田纳西州的教师因教授进化论而被判违反了被称为《巴特勒法案》(Butler Act)的州法规,并因此获刑。这一法规直到1967年才被撤销。翌年,最高法院判定阿肯色州一部类似的法律违背了美国宪法第一次修正案。2005年,美国联邦区级法院督办宾夕法尼亚州中部法院裁定“智能设计论”[4]不属于科学课程。类似的争议仍然在吵嚷不断。

大多数科学家面对这些事都感到绝望,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当证明进化论正确的科学证据呈现压倒性趋势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抵制它。然而抵制进化论的,并非只有美国人。一项由BBC《地平线》(Horizon)节目发起的民意调查发现:仅有48%的英国人相信进化论是描述生命起源与发展的最佳理论;22%的人更倾向于上帝创世说;17%的人相信智能设计论。

有很多原因导致进化论很难被接受,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宣称进化论“只是理论,而非事实”的说法打动了很多人。

进化论确实是理论,我们也不能确定它就是对的。但非要争的话,那就要承认其实没什么东西能让我们肯定。也许我们不是行走在地球上的人类,而是半人马座阿尔法星(Alpha Centauri)上的一个现实虚拟器的蜥蜴,被地球上拥有自然生命的幻觉所养活。这种说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我们也不能百分百肯定自己没有被此类或不计其数的其他幻想所欺骗。

如果我们在学校里只教授百分百肯定的事实,那根本就没什么东西可教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仅仅教授那些具有压倒性证据证明其正确的东西。这里所谓的“事实”并非是铁打的,而是找不到合理怀疑的依据,或者是压倒其的可能性。

亚拉巴马州教育委员会围绕着进化论的不确定性大做文章。它本当宣称,在没有像“创世说”或“智能设计论”这样可供替代选择的情况下,该理论不能确定被教授——这样说会显得更加尊重知识。这种教学方法并非史无前例:例如,通常历史教师就要让学生意识到,对于真实的历史事件,其实存在着各种纷争的版本。

然而,这种说法也站不住脚,因为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认同进化论的证据与其他无数没有争议的科学假想的证据一样坚实。虽然对于进化究竟如何发生还存在盲区,但是地球上的生命确实经历了进化,这和其他科学学说一样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主席团决定仅仅求助于“事实/理论”的划分方法(好像这种方法和这个理论紧密相连一样),同时对该理论存在的“争议”做出附加说明——这是大众的做法,而不是那些真正理解该理论的专家的做法。科学争议围绕在进化如何发生的细节上,而非是否存在进化上。

人们似乎认为不确定性总需要被否决。其实,必然性只是一个程度问题——当程度较轻的时候,你不需要总是停止判断。一般而言,只要对那些不可能发生但又有可能发现这个判断错了的事物保持开放的头脑,这就足够了。正确的思维不需要对我们信念中的不确定性过于在意,也不需要停留在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上。

少量比例的不确定性或许不需用不可知论来支持,但是当事情变得很不清楚的时候,停止做判断真的就是最好的选择吗?因为“上帝不存在”不能被确定,一个人就要成为不可知论者吗?因为不敢保证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所以对于此后地球上是否还有生命就可以不置可否吗?因为“9·11”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可能有错误,我们就要撤销他们的报告吗?对于“不确定性足以让我们停止判断”的这种说法,你又有多确定呢?

13
  • 目录
  • 13 / 86 15.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