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5.英雄主义与人道主义

【推理的盲点】

不要叫我英雄。我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

——伊恩·布莱克(Iain Black),火车司机

我们通常认为“我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是一个糟糕的论点,因为这种说法在过去常被用来开脱不可推卸的罪责。所有的残酷行为都可以用这句话来辩护,虽然人们在这些事件中确实别无选择。但是,你通常并不会被要求做一件使自己变得令人讨厌的工作,即便你曾经被雇用去做这些事。在死板地执行程序与灵活权变之间,通常还是会有选择的余地。你并不会经常被要求去切断一个老年人的供电系统,把小孩从他们父母身边带走,或是因为某人莫须有的罪名而开除他。

此外,这种不好的论点也不仅仅用在为无知与犯错的开脱上,有时我们也会为了完全崇高的目标来运用它。伊恩·布莱克的例子正是如此,他是2007年11月23日那天,伦敦至格拉斯哥铁路坎布里亚郡路段的出轨列车的驾驶员。

这一事故的发生是因为系统连接点的错误,与列车驾驶员无关。在事故中,有1人死亡,另有22人受伤,伤亡数字如果不是因为布莱克的英勇表现还将升高:布莱克在火车出轨后还在控制室中让火车保持全刹车状态半公里远,他的这一行为救了很多人的命。事后他花了三个半月的时间待在医院里,直到我写这篇文章时还没有痊愈。

毫无疑问,布莱克堪称英雄,但他拒不接受这一称号,他认为:“我只是做了所有列车驾驶员都会做的事,并且这只是下意识的行为。”

救火队员、士兵、警官和救生员经常拒绝承认他们的行为是英雄主义的。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对的。发生灾难后,社会需要树立英雄以提升士气,抵消灾难所导致的士气消沉。在这个时候,某些只是简单地做了他们平日受训所做之事的人,被渲染得似乎神乎其神。

然而,事实上人们经常做超出常规的事情。他们并非只是完成了本职工作,有些的确是超出了工作职责范围。报道说他们为人道主义的使命所激发,这实际上是实至名归的。

当伊恩·布莱克说他仅仅是下意识的反应时,他的说法属于第二类错误。这个说法潜在的假设是,如果我们在行动之前没有进行过深思熟虑,那么就不需对此承担责任。这是一个有质疑的前提。如亚里士多德所言,行善就是培养好习惯。慷慨的人常常不需要经过仔细考虑就给某人提供财物,仅仅因为他在性格中已具备了这种好品质,从而促使他表现慷慨。勇敢也是一样。一个经过培养而具有勇敢品质的人,能够无畏地行事,而无须事先费力去激发起勇气。

运动则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证,能够说明真实的优点是如何在无意识间手把手地传递。拥有良好技巧的优秀足球运动员,他们经常不假思索地就做出了完美的动作。人们常说“瞬间的决定”,但是通常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根本没有什么有意识的决定。能立刻做出下意识动作的运动员被认为比那些需要通过反复考虑过才做出相同动作的运动员要更好。

我们同样不会接受把不假思索行动的本质作为犯错的借口。如果某人拳击他人,或者追打小孩,并且用自动反应作为他行为的理由,那么这会被认为这是拙劣的辩护。如果我们可以责备人们的自动反应行为,那么也应该乐意赞美这些自动反应行为。

从更广阔的角度看伊恩·布莱克的例子,它说明了糟糕的论点有时仅仅只是一个开端。哲学和批判性的思维使我们看到人们推理中的盲点,而人们通常意识不到这种盲点在决定其思维方式时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你或者你亲近的人,是否常常会把自己的行为、言论归结为角色与身份呢?每一位父母都会做同样的事情吗?如果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你真的会立刻做那些自己不喜欢或不赞成的事情吗?你是否有时会像你认为的天主教徒、穆斯林、无神论者、社会主义者或者是保守主义者那样行事,而不去问自己是否实际上是被要求这样做的?

21
  • 目录
  • 21 / 86 24.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