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6.你应当长到两米四

【应当的逻辑】

1998年,自从阿肯色州琼斯伯勒校园枪击事件造成四名学生和一名老师死亡之后,政客、教会领袖以及社区的普通居民们表示,这种事情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BBC在线新闻

“应当包含能够”,这一原则通常被认为起源于伊曼纽尔·康德,不过他实际上从没说过任何这样简练的话。这个原则本身非常好理解:“我们应当去做某事”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除非我们确实能做到。这种说法等于是废话,就像说“你应当长到两米四那么高”或者“你应当在午餐时间铲除世界性贫困问题”一样,是很荒谬的,因为这其中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实现。你怎么能对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负有责任呢?

这一原则的逻辑足够清楚明白,却经常被忽视。人们总是要求政客去做超出他们权限的事情,或者要求运动员超水平发挥。例如,在英国,许多人认为世界最伟大的女子长跑运动员葆拉·拉德克利夫(Paula Radcliffe)“本应该”在雅典奥运会上表现得更好一点,但她却在两场比赛中都退出了。看起来人们似乎从没认真地想过拉德克利夫已经竭尽其所能的这种可能性。

葆拉·拉德克利夫的例子颇富教益,因为即便“应当包含能够”这一原则在理论上如水晶般清晰,但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对“不可能”可以做多种理解,其中有些理解甚至更宽泛。拉德克利夫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完成马拉松比赛——不是“逻辑上”不可能,而是“物理上”不可能。在日常对话中,即便没有任何物理或逻辑上的原因阻挠我们做某事,我们说此事“实际上”不可能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如果拼尽全力的话,拉德克利夫应该能完成比赛,那么要求她应该完成比赛的想法是错误的吗?因为期望她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非理性或者非现实的,所以她不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这看起来似乎是将“应当包含可能”的范围扩展得太大了。我们从逻辑上的不能过渡到物理上的不能,最后又落到实际上的不能——在此处,这一“实际的”概念是模糊的。关于将这一原则描述成核心概念的附属或者延伸,而不是它的必然结果,这当然是非常正确的。不过,我认为我们的确需要类似的什么东西,来使得该原则在用思维判断真实世界的时候确实有效。

想想看,诸如希望琼斯伯勒校园枪杀事件“绝不允许再次发生”这样的例子,这显然根本不是任何社会都能在现实中保证做到的。在美国这样的国家,禁止所有枪支并非政治上可行的选择;即便你真的做到了,任何政府也都无法实现保证社会上不再出现任何违法活动。那么,问题就会转移到“校园的安保永远不可能像机场那样严格”这个理由上。

由此可见,关于“应当包含能够”这一原则有两种看法。其中一种看法的旨趣在于责任与逻辑或物理上的可能性之间的关联,这种看法应该是没什么争议的。不过更有趣也更有用、更具争议也更不确定的另一种看法是:我们不能说,人们应当去做他们实际上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

哲学家西蒙·克里奇利(Simon Critchley)曾经说过:事实上,“应当”蕴涵着“不能”。他的意思是,一个正确的高要求的美德,总是比我们能做到的要求得更多。基督教神学对此的洞察是:我们注定达不到我们实际应该去做的。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但是如果它是对的,那么在许多现实的例子中(比如与政治有关的例子),我们真的不应该要求那些不能够做到的事情吗?或者我们最好的选择,是停止在那些必然不符合要求的人群中间寻求不可能?

22
  • 目录
  • 22 / 86 26.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