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7.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吃饱

【错误的归纳】

如果不是浪费30亿美元在那些没能保护美国人或者西班牙人的身份证上——这也会削弱英国人的权利与自由,而是再多加1万警力和一支分布在边界的军队,则会更好地扼制犯罪和恐怖活动。

——马修·泰勒(Matthew Taylor),自由民主党主席

伯特兰·罗素曾经讲过关于一个土耳其人的故事:这个人注意到每当太阳初升时就会有人送东西给他吃,于是便总结出“我总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吃饱”这条普遍原则。因此在圣诞节的早晨,当他将被拧断脖子而不是被灌满食物的那一刻,他感到非常震惊。

这个故事的教育意义在于:虽然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将对未来的期望建立在既有的经验之上,但是往日的表现并不能保证未来的所得。

我们如何能根据过去的经验可靠地推论出有关现在和将来的事实——这是“归纳问题”,它已经困扰了哲学家们几个世纪。不过即便这个深刻的难题还没有被解决,出于实践的需要,我们还是可以根据过去得出一个没有保证的结论。

马修·泰勒对身份证的反对,就可以视为此类一个不正当的推论。他指出身份证没能阻止恐怖分子在纽约和马德里的袭击,得出的结论是这个计划花费的资金若是用在“更多的警力和一只边防部队”上面,应该能更好地确保安全并打击犯罪。

对于辩论,没什么能比老掉牙的故事:“我奶奶每天抽20支烟,却活到101岁”更好。那又怎样呢?没人说过如果你抽烟,你就铁定会因为这个习惯死掉,只是说抽烟将会更大地增加你早死的概率。没有哪个大烟枪敢说这话一定是错的。当然,还有许多别的方式能提高你长寿的概率。可是也有这样的特例:一个人不抽烟、少喝酒,每天都去运动,体重也不超标,却在32岁的时候因为心脏病而死亡。

关于“9·11”,纽约人确实没有受到强制办理身份证的保护,那是因为美国人没有身份证。在马德里,身份证也没有能阻止恐怖袭击。即便是在他们最热情洋溢的宣言中,也没说身份证是打击恐怖主义的预防措施。就像那个携带了身份证却在2004年3月被杀害的健康的西班牙人,证明了本该起到安保作用的身份证并没有任何效果。

当你觉得我们在这点上没什么大分歧的时候,认为“身份证能起到作用”的错误就是复合的。它在西班牙不起作用的时候,没准在英国或许有用,因为两国情况完全不同。

许多事物能在“它在此时此地没作用”与“它在彼时彼地不起作用”之间造成很大裂缝,其中之一就是:在这两个例子中,“它”可能并不一样——或至少充分相似。第二点在于,此时此地的环境可能在某些方面与彼时彼地不同。第三点是,一个旨在提高或降低某事发生的可能性的标准,即便在特殊的情况下它未能阻止或者引起事情的发生,那它也是“奏效”的。比如心脏除颤器即便是没能拯救某些人的生命,但它仍是有用的。

尽管如此,为了对将来的事有所了解,我们必须用某种方式对过去的经验进行总结吗?没有什么事是会必然伴随西班牙事件而来,这是对的,但是他们的经验是否能给英国的辩论提供些什么吗?当然可以,方法在于将过去的经验按比例分摊到与之相关的当前环境中。就严格意义而言,没有任何事紧随过去发生的事情而发生,但是将它们一股脑儿全都忘记也是愚蠢的。

在许多复杂的案例中,思考清楚哪些东西有可能是从别的地方或者别的时间学来的,这并不容易。美国人可以从斯堪的那维亚人的社会模式[1]中学到多少?这两种文化什么时候开始有区别?更新世时期古人的行为,真的能告诉我们当今人类的本性吗?如果将领们及政客们学习过伊拉克的历史,美国及其盟友的对伊侵占就会更成功吗?

23
  • 目录
  • 23 / 86 27.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