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8.男扮女装与女扮男装

【彼此彼此】

女形(onnagata,歌舞伎剧团中男扮女装的演员)通过宣称女演员的女性特质太强反而无法抓住其本质,从而为自己长期垄断扮演女性角色的行为做辩护。

——理查德·艾尔(Richard Eyre),戏剧与电影导演

回首那些统治阶级过去常常用于为自己对他人的压迫所做的辩护,他们的论证总是异常浅薄。除非我们打算说过去的人们实在比现在愚蠢得多,不然最能解释这些论证都那么乏味的原因,就是人们用以表达的对信念支持的理由,通常与他们坚持这些信念的真正原因毫不相干。似乎我们非常善于让自己相信那些最没道理的偏见的合理性一面。

女形的这个推理就是特权被赋予伪理性外表的显著事例。这种将女性排除在歌舞伎剧院之外的辩解如果真实有效的话,似乎同样可以推导出男性不应该扮演男角。只有让男性扮演女角、女性扮演男角才能显示出这种辩护的一致性来,而不应该是仅由男性扮演所有角色。

这种反对男性扮演女角的理由,是“彼此彼此”的一般形态:你也一样。它能够通过将人们所做的批评或者反对意见套用在他们自己身上,从而识别出许多错误的论证过程。在本文所举的这个例子中,女形反对女性扮演女角的理由对男性扮演男角同样有效。

然而,这个做法并没有像它乍看起来的那样明显有力,原因有两个:首先,通常所谓的缺乏一致性——这个做法所依赖的条件——可能会需要一些论证过程。在女形的例子中,就可以辩解为:事实上我还没有证明这个原则能最终转而反对他们自己。比如说,我没有考虑到女形认为女性接近女性化的程度比男性接近男性化的程度更高。这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若是果真如此的话(我要承认,很难看出来它究竟怎么可能),那么女性不能饰演女性就确实拥有了一个男性不适于饰演男性的理由。

尽管如此,“彼此彼此”这一招至少会强迫我们直面那些显而易见的矛盾。对于女性来说,如果她们非常乐于合理维护自己的行为,那么要么就不得不接受这一矛盾存在,要么就对它根本不是矛盾做出解释。无论是选择哪一种,我们都能更进一步接近问题的核心。

“彼此彼此”的第二个难题在于,它并不是一种识别哪些原则与论证实际上是错误的手段。比如说,假定我们确定女形存在不一致性的问题,那么这能意味着他们说女性太接近女性特质反而不能抓住其本质是错误的吗?或是他们说得有道理,但必须同样接受男性因太接近男性特质也不能抓住其本质的观点呢?

有两种办法可选:放弃会导致矛盾的原则,或是坚持该原则,并接受另外一条可以消除矛盾的原则。“彼此彼此”无法完全告诉我们究竟哪种选择更加合理。

下次你将一个批评反手用来对付你的批评者的时候,问问你自己,是否你们两个或者你们中的一个会很不舒服。比如说,如果你被告知你的汽车排放了太多的二氧化碳,你反过来指责他们一年一度的假期航班也排放了那么多的二氧化碳,那么这能使你自己摆脱困境,抑或是说明你的指责者也需要改变?仅仅因为其他人没有像他们应该做到的那样始终诚实,就能免除我们自己的虚伪吗?如果我们发现自己也犯有错误论证的问题,这就能减小他人苍白推理的错误程度吗?

24
  • 目录
  • 24 / 86 28.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