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Chapter 3 鸭声鸡斗——你方唱罢我登场

1.自来水是用来浇花的

【事半功倍】

每天饮用三升左右的纯净水,对身体健康大有裨益。

——埃玛·米切尔(Emma Mitchell),《卫报》

多年以来,“自然保健理疗师”埃玛·米切尔每周都会在《卫报》的专栏里向人们提供如何使生活更健康的建议。米切尔通常都讲得挺有道理,她关于多喝水的建议也与大多数健康专家的意见一致。但是,对米切尔而言,没用H2O这样的词语仅仅是因为她已经附带了限定修饰词“已净化”。她声称,“过滤有助于剔除毒素。”

她有可能是对的,但是我总怀疑纯净水对健康的重大意义:人们之所以为了自己的健康将水净化,是不是类似于期望每周运动91分钟就能比运动90分钟活得更久一点?

英国饮用水考察团显然和我的理解一样。他们坚决主张“英格兰和威尔士所有公共供应的自来水都是可以安全饮用的,无须在家庭中安装额外的处理器以作为保障健康的手段”。他们还声称对各类农药含量的严格控制意味着“额外的过滤器是没必要的”。一份近期的报告显示,99.96%的抽检水样本都符合法定标准,并且没有任何一份样本中存在健康风险。

消费者协会也在一份报告中总结到:自来水,无论是否过滤,一般都比瓶装水口感更好,而且没有水源存在不安全的细菌含量。

在美国,自来水的品质似乎更具变数。但即便是为了更高品质的自来水而奋斗的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ce Council),也认为过滤水是没有必要的。

过滤水对健康的益处并不明显,因此即便是过滤水生产商也不会着重强调它对健康的意义。例如英国市场的领军企业保利他(Brita)将市场营销的重点放在其产品作为过滤水在口感上的改良。保利他公开承认它的容器无法彻底消除硝酸盐,为了打消公众的疑虑,他们还强调“供水公司必须遵照欧共体水质管理章程设定的标准来执行”。但是,如果这些标准能够适用于过滤器不能移除的物质,那么它们对过滤器能够移除的物质肯定也很靠谱。

因此,当自来水完全合乎标准的时候,某人将自身健康归功于不怕麻烦地过滤自来水,这就有点儿不合情理了。不幸的是,这种不合情理的事情在生活中十分普遍。比如,我们通常很不善于估量风险,往往对那些并不重要的或者超出我们掌控能力之外的事情操心过头,却忽视了真正能影响到寿命长短与生活质量的基本要点——饮食和运动。偏执于诸如“饮用水可能激起那些使你英年早逝的压力”等问题,这就有点颇具讽刺意味了。

可以论证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个因过于理性谨慎造成的错误,而是道德错误。在十数亿人口缺乏安全饮用水,每十五秒钟就有一个儿童因与水相关的疾病而夭折的情况下,担心因饮用未过滤的水或食用含有极微量农药残留的水果,而产生对健康微不足道的风险——这看上去好像是道德上极端自恋的短视行径。这就是自从见到东非小孩背着塑胶桶走好几里地去取水,就迫使我在羞愧中扔掉净水过滤器的原因。但是当我发现未经过滤的水的确口感不好之后,很快又将过滤器重新装上了。这说明即使出于某个原因导致某事可能是错误的,但总有可能存在另一个原因而使得这件事变得正确)。

要指出论辩双方谁更事半功倍,并不总是那么容易。哪一方更加缺乏远见呢?是那些环保主义者夸张麻烦的公义主张,还是反对凡事皆求环保、假装虔诚的生态斗士呢?伪科学比过分依赖科学的问题更严重,还是反之亦然?

29
  • 目录
  • 29 / 86 34.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