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2.伊丽莎白二世其实是一只蜥蜴

【有权表达】

我的观点是,王子拥有充分的权利就他感兴趣的事物发表自己的看法。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2008年伦敦市长候选人

戴维·艾克(David Icke)曾经是20世纪80年代英国最著名的体育播音员之一,后来他有了一系列的“通灵”经历。在英国收视率最高的谈话类节目《奥根》(Wogan)中,他宣称自己是上帝之子,并预言英国即将发生洪水和地震。于是他马上变成了一个受到嘲笑的人物。不过,戴维随即触底反弹,出版了很多书,并做了大量访谈以发表他奇特的世界观。他最为臭名昭著的观点是:世界正被一个由爬虫类的类人机器人所组成的群体所控制,这个群体叫做“光明会”[1],其成员包括小布什、伊丽莎白二世以及克里斯·克里斯托弗森(美国艺术家)等。

艾克确信他“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这在现实中意味着什么呢?例如,在艾克开始胡言乱语之后,绿党停止了他作为发言人在公共场所表达党派主张的权利。艾克被封口了吗?如果他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他是否也被规定不能表达某些东西?总而言之,我们认为,如果在一个国家被规定不能说某些反对性的观点,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然而,我们太过于相信“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以为这是压倒一切其他考虑因素的尚方宝剑,事实上这种态度明显是有问题的。

首先,某种情况下,表达某种观点将会产生切实的不利后果。例如一个愤怒的暴民说他的怨愤是由印度教徒引起的(事实并非如此),这会使无辜者受到伤害。而发表其他带有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的言论,例如宣称某些少数族裔智力较低或较为懒惰,会影响人们雇用该少数族裔的概率。在这种情形下,强调“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是不管用的:言辞会对事实产生影响,因此表达观点需谨慎。

其次,“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的事实,并不意味着你的观点比其他人更明智。这一点在英国常被误解。牛津大学联盟决定为极右的英国国家党领导人尼克·格里芬(Nick Griffin)和修正主义历史学家戴维·欧文(David Irving)举办一场辩论,这引起了争议。很多人认为,联盟的决定是一种耻辱,会引发可预见的后果,没有人能在自由社会中被禁止言论。这种说法并未切中要害:没人想封住格里芬或者埃尔文的口。正如《经济学人》做出的代表主流的简洁评论:“他们有权表达自己,但他们没有特权在牛津表达。”

查尔斯王子时常在争议性问题上发表言论,比如要求更多替代疗法(如顺势疗法),禁止麦当劳,呼吁保留传统建筑。他也得到了保守主义政客鲍里斯·约翰逊的坚决支持。查尔斯王子有权表达自己,但是作为一个无须选举的王位继承人,他的观点将比其他人受到更多的关注。而实际上王子没有任何权力,仅仅是因为偶然的出身才赋予了他更多的影响力。

在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度下,皇室被限制对政治进行干涉(除非迫不得已)。因此,查尔斯就公共政策的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就是不恰当的。他有时是否超出了宪法赋予他的角色,并且滥用了因其地位所带来的优势?如果是这样,他表达观点的权利就是无所限制地利用一切机会去发表自己的意见。

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允许多元化的观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课题。

虽然没有人被赋予一项特殊的权利,去使用一个平台表达非正统观点,但若是没有这样的平台,那么我们将万马齐喑。因此,问题就变成了“何时、何地提出非同寻常的冒犯性观点是合适的”?大众媒体如何既能避免不负责任地扭曲事实,又不会仅成为现存观点的应声虫?

30
  • 目录
  • 30 / 86 35.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