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3.我没有和莱温斯基发生性关系

【不完全事实】

我没有和莱温斯基女士发生性关系。

——比尔·克林顿

假设一个来自保守家庭的十七岁男孩体验了口交、相互手淫,但没有插入性性交的经验。当父母问他:“你是处男吗?”他回答“是的”。但当他的朋友问“你是处男吗?”,他又回答“当然不是!”这其中只有一个答案是正确的,又或者两个回答都具有误导性。

当克林顿面对摄像机,说他与莫妮卡·莱温斯基没有发生性关系时,他就像这个男孩回答“处男”的问题一样。听他讲话的人们想知道他们是否有一般意义上的亲密性行为时,他选择将“性关系”作为“完全性交”的一个委婉解释。他是在通过术语的模糊性来表达一个不完全事实:这一陈述在文字上可以被视为是真实的,但它遮蔽了其他重要的相关事实。

不完全或部分事实本身不仅是可以接受的,也是绝对必要的。说出事件的全部真相将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讲一个真实的故事需要知道应当省略些什么,也需要知道应当保留些什么。只有在对某些细节的隐瞒导致一个人所说的话产生了误导性时,才会产生问题。律师们则用一个短语“假声明”(或“虚伪的提示”)有效地表达出这一点:你讲的话事实上是正确的,但它暗示了一个谎言。一个非常熟悉的例子是:虽然丈夫宣称他昨晚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但他很清楚他们前天晚上在一起。

在克林顿的案例中,我们可以迅速识破这个不完全事实。但托尼·布莱尔在2002年9月24日对英国议会所做的声明呢?

英国情报局档案表明:伊拉克拥有生化武器,萨达姆仍在继续生产这些武器。他在目前的军事计划中准备使用这些生化武器,并且它们在45分钟之内就能激活。计划对象还包括了反对他的什叶派穆斯林。他正积极努力地试图获得核武器能力。

英国政府和首相布莱尔对臭名昭著的“45分钟”作了强有力的辩护,认为它是对英国情报局当时所做预测的准确陈述。但是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个不完全事实。能够在45分钟内激活的武器是相对较小的生化武器,不可能具有大规模的杀伤性——这已经在争论中成为主导观点。实际上,这是包括议会成员在内的情报与安全委员会已经得出的结论,虽然它使得布莱尔免受撒谎的指控,但其真实含义是:“本结论指涉的是战场上的生化军火装备及其运输,而非其他形式的生化攻击。这一点应当在档案中得到强调。”

不完全事实其实利用了“说谎”与“不说出事实”之间的差别。一个人什么也不说或者说出虚假的事情,都可以不讲出事实本身。但是我们很难为这样一个观点辩护:说谎在道德上比不完全事实更坏。实际上,由于说谎并不总是错误的(比如在某些常见的例子中,说谎可以保护一个无辜的人免受潜在的谋杀),因此关键在于说谎的意图和后果。一个不完全事实的意图和后果与谎言一样,可能是好的或坏的,邪恶或高尚的。

然而,从修辞学上看,不完全事实可能比谎言更有力。因为不完全事实总归是事实,可以找到可信的证据来支持它们;人们对它们的陈述也可能是出于真诚和信服——只要说话的人能够使自己确信这不是谎言,那么它们实际上也是可行的。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不完全事实的世界。想想看,为了避免假声明的暗示,我们需要明确所有未说出口的附加条件:减脂(仍然含有高脂肪);我爱你(但不是以你希望的那种方式);你的衬衫颜色很好(但款式很糟糕)。善意的谎言和恶意的不完全事实之间仅有一步之遥,它会在哪里跌倒呢?

31
  • 目录
  • 31 / 86 36.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