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6.堕胎不关红衣主教的事

【谁说了算】

这不关他的事。如果一位苏格兰妇女要堕胎,应该取决于她和她的医生。

——蒂姆·斯特里特(Tim Street),苏格兰家庭计划协会主任

红衣主教基斯·奥布赖恩(Keith O'Brein)不是那种喜欢对堕胎委婉表示反对的天主教徒。在某次以“一天的生活”为主题的年度天主教布道会上,他声称,“让我们在社会中建立一代不愿参与屠杀的医护人员”。奥布赖恩作为苏格兰天主教教会领袖,声称是“在同情与真理伪装下的谎言与谬误”,给予了1967年所通过的《堕胎法》“仅在特殊情况下才不生效”的保证。

如果你曾协助别人堕胎、给别人堕胎或自己堕过胎,那么你将受到苛刻的指责——因为本质上你是一个谋杀者。“这不关他的事。”当蒂姆·斯特里特这位苏格兰家庭计划协会主任回应奥布赖恩的观点时,你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愤怒。但他错了。

在关于堕胎的争论中,斯特里特的主张由来已久:“如果一位苏格兰妇女要堕胎,应该取决于她和她的医生。”这种主张背后的总原则是:人生抉择仅仅与决定者以及执行所需的帮助者有关。

此说法过于笼统了,原因有几个。

第一,以堕胎为例,它只是回避了问题,因为反堕胎者认为出生婴儿的权益未得到充分考虑。对斯特里特的支持者而言,主张“堕胎只与孕妇与医生有关”,就如同声称“谋杀仅仅是刺客与主谋的一场交易”一样令人发指。

第二,即便我们认为旁观者无权置喙,但人们有权去推进公共态度与律法的形成,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只有受某事件直接影响的人才有权发表看法”并非我们通常所遵循的政策。如果某个政府在决定如何补助失业者的时候仅仅咨询失业者的意见,或是打仗时仅仅咨询军队的意见,那将是非常愚蠢的。当然,认真听取局内人的意见也是应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应该取决于他们自己。

第三,人们至少有权对与他们无直接关系的事情表达看法。没有人会认为只有那些被偷窃的人才有权对偷窃发表看法,或者认为航空业是否包括在碳排放交易范畴,只有飞行员才有发言权。

然而有时人们倾向于认为,只有那些拥有第一手经验的人才有权表达看法,似乎觉得“除非你亲身经历,否则便不能了解自己所说的东西”。也许是这样吧,但是“除非你已经体验过才能知道某件事物的感觉”,这只有在同义重复的层面上才说得通。就像我不必吸食海洛因,也知道这东西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尽管我没有亲自体验过。事实上,正是由于我们拥有这样的知识,才能避免生活中许多潜在的灾难。

第四,认为教会领袖不应该就道德问题表达看法,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我并不认同天主教的大部分教义,但是我知道提供道德指导(即使是错的)是一个天主教牧师的核心工作。一个普通人,若不是自己身陷其中,面对道德困境时或许应保持缄默,但宗教领袖与伦理学家肯定不应在此列。

如果从这篇令人迷惑的长篇大论中提取出具有建设性的一点,那就是我们应该分别给知识、专长以及经验应有的重视。而通常我们是否能够做到这一点还值得怀疑。

在公开论战中,谁的意见应该最具权威性?宗教领袖算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道德权威?当政府制定刑罚政策的时候,是否只需要询问犯罪学家就足够了?进行商业调控的时候,是否给予了工商企业过度的发言权?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社会辩论,是否应该给予某些言论更多的关注呢?

34
  • 目录
  • 34 / 86 40.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