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7.中庸不需要申请

【扭曲平衡】

一段时间以来,乐施会(Oxfam)与基督救助会给捐赠者提供了机会,让他们能为第三世界的农场动物提供捐助……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安德鲁·泰勒(Andrew Tyler)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是动物援助组织的负责人;还有简·莫约(Jane Moyo),行动救援组织的发言人。

——詹姆斯·诺蒂(James Naughtie),《今日》节目

电台或者电视节目的调研人员时常会联系我,让我担任某些话题辩论节目的潜在供稿人。通常情况下,稍微谈过几句之后就不了了之了。但是,为什么我不适合参加节目,其中的原因大多是交给我自己去琢磨的。就像一位调研员明确指出而其他人也有所暗示的那样——我的观点并不极端。

这让我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辩论中的“均衡”通常首先意味着辩论双方具有同等陈述各自意见的机会;其次,辩论双方都使用最尖锐的言辞。但是,这就真的呈现出一幅均衡的画面了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确实能够呈现出所谓的均衡,因为它有两个平等且对立的观点。但是,争取均衡的观点无疑是要显示辩论的公正性。我不大相信这种方法能够达到目标。

首先,有时候问题恰好不像这种方法所暗示的那样富有争议性。科学上的观点很少能分成非此即彼的两个阵营,但是这种常见的均衡辩论却能给人造成这种错误的印象。

在其他场合,如果让两个有着对立、固定观点的人来讨论问题,事情的真相往往会被扭曲。尽管如此,有些时候激起一场富有挑战性的辩论仍是值得的。但是,在这个《今日》节目的例子中,我认为他们所选择的嘉宾可不怎么具有启发性:动物援助组织完全不关注那些出于人类需要而存在的动物,而行动救援组织则提供机会赞助农场动物。在第三世界赞助农场动物是不是合乎道德呢?猜猜他们会分别采取什么立场。

问题在于,大多数议题只有在双方各执一辞时才真正变得明确起来。与其讨论议题的复杂性,还不如在两个对立的观点中来回交锋,这种辩论才会让人收获颇多。

而如果辩论双方都采取极端强硬立场的辩论,那么就会在那些极具敏感性的问题上造成很大的危险性。譬如伯明翰剧院(Birmingham Repertory Theatre)决定取消戏剧《耻辱》(Behzti)的上演,因为锡克人(Sikhs)发现剧中有在锡克寺庙发生强奸事件的场面,他们觉得被冒犯了,因而发起粗暴的抗议。英国国家世俗协会(National Secular Society)的埃文·哈里斯(Evan Harris)和锡克人权小组的负责人贾斯德·雷博士(Jasdev Rai)在《今日》节目中讨论了此事件。无论是他们采取的立场,还是所提供的论据支持,都在意料之中。糟糕的是,它将一个辩论弄得好像他们在基本原则上存在根本冲突,这更加深了锡克团体与大多数人之间的鸿沟。然而,实际上两个阵营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有很多地方看法一致,掩盖这个事实无疑会加剧两个团体之间或团体内部的紧张关系。

就这一点而言,《今日》节目并不是罪魁祸首。可以说,在人们能听到更多其他独立意见的大杂烩中,我选择的这些例子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媒体需征求两个平等且对立的观点,这几乎是一个必须始终遵循的原则。所有这些讨论的累积效应呈现出一幅以对抗性冲突和巨大鸿沟为主的社会面貌,而大多数人所具有的共识与温和的中间立场则无人代表。因此,争取均衡的努力实际上并没有反映出场外真正的观点均衡。

当然,如果我们在另一条道上走得太远——每一次讨论都秉持适度原则,这也不是什么进步。要获得辩手的适当均衡,就需要知道这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当你在熟悉的媒体上看到辩论如何进行的时候,你认为他们真的接近适当的均衡吗?试着聆听或观看你最喜欢的新闻节目,比平时更认真地听听里面那些人提出的意见,想想看他们有多少次试图达到均衡并且准确地表达出了意见?又有多少次歪曲了真相呢?

35
  • 目录
  • 35 / 86 41.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