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8.把所有的东西扭成一团

【虚假简化】

今天的医疗手法,和它从属的更广义的文化领域一样,教育人们去认识自己的位置。所有这一切换来的是对认可与肯定半信半疑的祈求。

——弗兰克·富里迪(Frank Furedi),《治疗文化》

人类喜欢分类的习惯,通常都得不到什么好评。我们知道要避免刻板印象,就不要对人分门别类加以划分。将所有事物都简单归类,这看起来就像是人们对乱糟糟的现实世界的一种病态反抗。

但是一种对个别事物都有命名,却没有词语来将它们归类的语言,是不能够帮助人们表达世界本来意义的。而科学和哲学都能更好地为事物归类,这通常也意味着创造出更新更好的定义来。当所有事物被分成四种元素的时候,是一种进步;当化学将事物分成117种元素组成了元素周期表的时候,这又是一种进步。

用尽可能多的种类将世界精确地划分出来,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但是极少有人能成功而有效地做到这一点。当我们犯错的时候,我们倾向于在此事上尽量少犯错,而不是更多。此外,我们还特别倾向于向双重结构靠拢。譬如说,我们谈论着互补而传统的医学,如此一来,就将灵气疗法(Reiki)的荒谬和经过临床实验的圣约翰草(St John's wort)糅合在一起。又如,仇恨外国人的人(Xenophobes)涉及原住民与移民,即便是在美国与英国这样的国家,但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列出一条纯粹的本土界限。甚至当我们将种类扩至三个的时候,还是相当不够用——比如英国政府将食品标注为红灯、黄灯、绿灯来概括其营养价值的荒唐尝试。

在社会学家弗兰克·富里迪称之为“治疗文化”的批评中,他曾做出了一些可疑的糅合。关于情绪专断如何侵蚀个人自立,并导致病态化的不快乐,富里迪说了有许多有趣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当他用同一把刷子抹黑所有形式的治疗时,这就给他的论证帮了倒忙。在他的著作《治疗文化》(Therapy Culture)的最后部分,富里迪没有试图区分不同形式的治疗,只是用一种我们称之为“虚假简化”的方式谈论着治疗。他告诉我们,治疗是帮助人们认清自己的位置,并给予认可与肯定。

这些话对某些疗法而言可能是对的:譬如精神分析就曾被指控通过一个漫无止境的治疗,使得治疗师暗示他比患者本人更了解他自己,并与患者保持在一种长期依附关系中。当然还有很多形式的治疗被明确地设计成尽快帮助患者从痛苦中摆脱出来。同样,虽然有一些心理辅导仅仅是验证患者的情绪,但最好的心理治疗则是向患者提出挑战,以改变他们看待自己的角度,并为处理问题的方式提供更多可能性。

富里迪肯定知道这些,但是他简单地一笔带过来表述他的论点,并将这些区别掩饰起来。这种简化有时候是良性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我前面在谈论精神分析的时候,我将更宽泛的观点运用到弗洛伊德式分析、荣格式分析、克莱因学派分析、拉康式分析,以及其他为数众多的精神分析门派上,这就犯了虚假简化的毛病。但是在富里迪的例子中,我认为将治疗方法说得好像是巨石一块是没必要并且不准确的。

通常,在概括是必要的或者灾难性的情况下,就需要做出判断。离开适当的范畴,我们只能谈具体细节;但范畴过大的时候,就会产生谬误。

对于那些我们知道它实际包含很多种类的复杂事物,何时用单数形式谈论它们才是可接受的呢?如果可以,那么对基督教、伊斯兰教、恐怖主义、慈善家、政客、电视真人秀、印象派画家、商业银行家、英国式价值观、纽约人等做出一个大的判断是否可行呢?当你做出这样的判断时,是公平合理还是太过简单呢?

36
  • 目录
  • 36 / 86 42.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