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9.抱怨太多的女人

【动机猜测】

持进化论观点的作家发现对他们的理论进行公共监督很有威胁,这提示我,在他们的理智姿态中隐藏着某些不牢靠的东西——它们终将大白天下,无法遮掩。

——菲利普·约翰逊(Phillip E.Johnson),智能设计论者

尽管对于如何从根本上获知他人的心智仍是个哲学难题,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却很善于了解他人的精神状态。大多数人都发现厌烦、恼怒或者诱惑力这样的情绪感受很难去掩饰,通常只需一眼看去就能侦测到某人的心情。

不过,弗洛伊德最令人遗憾的遗产之一,就是他似乎使很多人明白,与自己的焦虑相比,我们却能够更好地评判他人的情绪。我们的潜意识对自己藏而不宣,但是他人对此却能看得透彻。

关于如何对他人动机做出笼统判断,有一组粗糙的流行心理学原则可加以应用,“否认的反比例推理原则”是其中之一。这个原则又被称为“抱怨太多的女人原则”,它指出:一个人越是否认某件事,这件事就越有可能是真的。比方说,就好像每个在校的青春期男生都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或是一个人越是发誓赌咒否认自己是同性恋,他就越有可能就是同性恋。

另一条类似的原则是“憎恶与恐惧相等原则”,又被称为“害怕偏执反应原则”。这条原则认为:一个人越是声称憎恨某事,他越有可能真的很害怕这件事。我们一般情况下并不善于运用这条原则,直到变成拿不到学位证仍自以为是的大学生。

还有就是缺乏安全感时的“傲慢自大原则”,又被称为“外强中干原则”。这条原则指出,若一个人看起来过度自信,那么他肯定是在补偿一种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它的受益者就是那些傲慢自大、掠夺成性的人。

所有这些伪原则的问题就在于:它们都是胡扯。当然也会存在这样的特例:当一个举止比海明威更具男子气的男人极度夸张地否认自己是同性恋,并在单身汉聚会中声称讨厌“伪娘”,那么他有可能实际上只是在强忍自己对其他男人的性欲;同时他也有可能是一个偏执的、大男子主义的同性恋恐惧症患者。很多人抱怨某些东西不是真的,是因为他们自己觉得它不是真的,但上面这个例子中的真相对他们应该很有意义。我讨厌伯爵红茶,但是我并不怕它。有些人看上去非常傲慢,恰恰是因为他们内心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把握。

这本来应该是很明显的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发现人们会在所谓的理性辩论中继续使用上述愚蠢的心理学原则来支持自己的观点。智能设计论者菲利普·约翰逊对“进化论作家”的强烈反对就是一例:他非常聪明地将他们的抵抗描述成感觉被“威胁”,这个词已经暗示出他们的反应不是理性的而是心理学上的自卫。他接着指出,那些大喊大叫地反对智能设计论的言论,源于“推理论中隐藏着的不安全感”,这就是在用精神分析学家的术语来对待理性的辩论。

如果我们将这种分析运用到分析者本人身上,则会质疑约翰逊对他自己观点的正确性(还有合理性)为何如此肯定,以至于他不可能理解人们完全有可能用充分的理性以及科学背景知识而非情绪化的论点来反对他。这可能是对的,但是也可能不对。如果想要批评他,我们应该只是指出他玩这种分析的招数太老套,并且与这个利害相关的严肃议题全不搭界。猜测他行为中潜意识的心理动机或隐藏的理智上的不安全感可能很有趣,也非常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这么做既没什么意义,也与判断其言论中的合理性毫不相干。

虽然我们现在看起来都好像是业余精神分析学家,但也许是该检查下我们使用这些方法的时候有多狡猾或多粗糙了。问问你自己试图猜测别人行为与信念背后的心理动机的频率,然后想一想,这些猜测是否真的有正当的理由。你或许会因此更加了解自己。

37
  • 目录
  • 37 / 86 43.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