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2.吃掉你家的转基因食品

【无前提推论】

迄今为止,又有一个(英国)专家小组在本周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食品进军商业种植会比方便食品对人类健康更有危害。因此欧洲人没有任何理由不吃美国人早已大量食用的转基因食品。

——《经济学人》

从广义上讲,大多数错误的论证都是缺乏前提的推论的变种:做了结论,但是文不对题。在与英国国会议员托尼·本(Tony Benn)的会晤中,萨达姆·侯赛因把自己表现得像个天才的无前提推论大师。在这次简短的交流中,他使用“因此”多达六次,每次都是在直接地给出一个无前提推论,或者做出一个寡淡的自我证明结论的时候(譬如“因此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危险的处境”)。还有一个更好的例子:

那些人,还有其他人,一直是在告诉我们各界美国政府——尤其是眼下这个政府的作为,那就是——想要控制世界需要先控制石油。因此,消灭伊拉克是控制石油的首要前提。

关于无前提推论,最重要的在于,造成问题的不尽然并非是所作出论断的真假与否,而是前提与结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例如,如果我说“我喜欢奶酪,因此今天是星期二”,那么这绝对是一个无前提推论,因为“今天是星期二”这个事实并不伴随“我喜欢吃奶酪”这个事实而来,但是“今天是星期二”和“我喜欢吃奶酪”这两者仍然可能是真实的。与此相似的是,萨达姆做出了一个无前提推论:它既不能证明美国不想控制整个世界的石油,也不能证明他们未将摧毁伊拉克作为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只不过后者并不是前者的必然结果。然而人们看起来确实喜欢在文章中遍布“因此”与“所以”,也不管这些词前后的论断之间是否有逻辑关联。

在《经济学人》的这个无前提推论中,“没有理由不吃转基因食物”,并不是由一个英国专家小组得出“转基因食品可以安全食用”这一结论的必然结果。许多人出于与健康无关的原因抵触转基因食品,比如他们宣称转基因食品威胁到生物多样性,并对农产品企业造成压力,又或者是出于对我们尚未确知的大规模推广转基因作物可能带来的长期影响的恐慌。

能够作为《经济学人》辩护词的是,报刊文章并不是具备定义明晰的前提与结论的正式论证。大多数新闻式的争论都只是盖然性推理,即建立在不明确,通常是假定的前提之上的。

不需要太费力深究就可以确定前面所引用的《经济学人》那句话中盖然式推理的本性。那句“迄今为止,又有一个(英国)专家小组在本周指出”——表明我们需要假定此前提,即已经有大量关于转基因食品健康风险的研究,足够我们从中得出结论,更何况所有的研究都指向相同的结果。同样,结论也留有余地。我们需要将“欧洲人没有任何理由不吃美国人早已大量食用的转基因食品”理解为没有“健康方面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才合乎这段话的语境。

一旦我们接受这些若有所指的事实,无前提推理就消失了。大量的研究——足够到我们相信其结论——表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因此确实可以得出没有什么合理的健康方面的原因不吃转基因食品。既然《经济学人》很为自己论证的明晰而自豪,我也就不必为抓住它这个罕见的失误而良心不安了。

除了那些为了在迂腐的逻辑学家中获得领袖地位而写的文章,要指出其他文章中的错误论证过程就有点太容易了。本书中有时是不是也仅仅根据缺乏前提与假设而错误地指认了无前提假设呢?这些前提与假设只要你用心去查看的话,有可能是明显暗含了的。只要它们弄清楚了省略的论证过程的本性,那么有多少我描述的错误论证能够被修正呢?我交给读者诸君来做评判。

40
  • 目录
  • 40 / 86 47.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