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4.如果不是全坏,那肯定是全好

【部分防御≠支持】

在上周的《卫报》中,赫赫有名的哲人朱立安·巴吉尼声称:与表面现象相反,新工党关于身份证的计划应该是个被左翼拥护的点子。

——尼克·科恩(Nick Cohen),《观察家》

坏的争辩举动源于读者,也源于作者。当读者就是作者本人时,结果就会是公然歪曲某人的立场。这一点也会让未被准确描绘的一方非常厌恶。

到现在,我已经数次置身于这类事件当中,一种模式似乎正在形成:人们反复地将对某事的部分防御看成是全力支持。如果对X或Y似乎没什么可说的,别人也不见得能给出更好的评价,那么出于对平衡的需要,你会认为X或Y是一件好事。

例如,在广受尊敬的“曲木”博客(Crooked Timber)上,某人对我为“蝴蝶与车轮”网站“失误”系列所写的栏目抨击道:“所有的争论,都被作家们喧嚣的政治立场所侵蚀。”他接下来所说的内容属实,但“根据巴吉尼”那段则完全不是我说的。似乎他在某个特定的点看到了我在为布莱尔辩护,还批判了他的对手,因此他主观臆断为我支持布莱尔。这是一个将部分防御视为全力支持的典型例子。

尼克·科恩犯了同样的错误。在《卫报》的一篇报道中,我尝试参与关于英国强制性身份证的争论,其源于政府的“干预”可能限制自由的忧虑。讨论忽略了政府介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达到何种程度时,能增强行动自由的问题。

不论此争论是好是坏,我并没有推荐身份证。我只是说:我怀疑这一举措不会“在增强我们安全从事业务的积极自由方面获得足够的回报”,而且形容这个计划是“半吊子”。但是我似乎说得不够清楚,关于对内政大臣大卫·布伦基特的部分防御并从他的论证中看到了某些功绩,这个观点马上被误视为拥护他和其举措。

科恩可能是故意恶作剧。毕竟,他把我描述为一个“赫赫有名的哲人”是圈内的讽刺笑话。(在一次“公开民主”网站的交流中,他曾经用过这个词,当我纠正他时,他“坦率道歉”说:“我收回这仅此一次的诋毁,并保证不再这么说了”。)

我怀疑人们轻易混淆了部分防御和权力支持,是因为想要把世界分成清楚对立的阵营——“我们”和“他们”。如果你倾向于这种想法,那么部分防御看上去会像某人着实相信的标志和信号。在这样一个二元世界里,对于我来说承认布莱尔或是布伦基特有道理,就是承认我私下是一个专断的布莱尔主义者。或许我真是,但是我描述的部分防御并没有表明这一点,因为对于这些人的政治反对者来说,我同样是部分防御,但实际上我不可能私下是所有人的支持者。

争论的某些部分似乎很容易陷入两极化。在美国,某人表达对巴勒斯坦人自治权利的支持就经常被贴上反犹太分子的标签。难道不是这样吗?与此同时,在英国,不完全赞同以色列政策就会被贴上新犹太复国主义的标签。

这类错误是相当普遍的。在尝试纠正他人之外,我们也应该问问自己:我们通过摘引他人的论据,从而直接跳至自己的结论,这到底在何种程度上反映了更宽泛的信念?

大部分人都发现他们很难从自己不认同的人身上找到优点,所以,时不时地尝试去留意你强烈反对的观点,看看它们是否有哪些值得你真正赞成的优点。你会发现这很难做到,而且在同理心的作用下,你还有可能从这一练习中感觉到发自肺腑的情感抵触。

42
  • 目录
  • 42 / 86 49.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