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5.古老的东西都是好的

【过时谬误】

如果我们不行动,如果我们变得沉默,政府会肆意地用有毒的谎言替代历代的教导。我们对于永恒的天然药物、食物和草药进行的培育进化,凝聚了人类数千年的智慧,但在缺乏远见与贪婪的重压之下,它们将被毁于一旦。

——朱迪·丹奇夫人(Dame Judi Dench),演员

如果你不想被医疗工业的巨轮压扁,这就是朱迪·丹奇夫人告诉你应该做的:反对《食品法典》(Codex Alimentarius)——它是世贸组织用来解决贸易争端的一项关于食品安全的国际协定,被用以控制食品供应和草药销售。显然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不但降低了我们的“健康自由”,而且让我们依赖于有危险的现代药物。

当决定是否关注朱迪·丹奇夫人的药物号召时,有一件事是理智的人不应该做的,即轻易掉入“一种治疗或医学实践进行了长时间,就能够证明其有效性”的误区。

丹奇夫人对治疗方法的历史年代的呼吁仿佛是某种建议——她提到了“历代的教导”,“永恒的天然药物”和“数千年的智慧”。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法典的反对者们主要想保护的东西之一就是维生素药片,一项20世纪的发明。

它应该恰恰能够证明:“这么做已经有好几个世纪了,因此它肯定是好的”——这是一种简单又不合理的推论。一种治疗方法的悠久历史也是其可疑的原因:几个世纪以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人体是如何运转的,而且人们通常死于在现在被视为微恙的疾病。若是说如此不发达的生物学和药物学文明是很多有效治疗方法的源头,则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的确,我们对于古老治疗的钟爱也是相当有选择性的。例如放血疗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5世纪,甚至可能源于医药之父希波克拉底:它以不足信的原理为基础,即人类的身体需要在四种基本体液之间维持平衡,包括血液、黏液质、黄胆汁和黑胆汁。像很多恐怖的古老处方一样,在误用它们而导致了包括华盛顿总统在内的很多人的死亡之后,它们被理所当然地托付给了历史(甚至包括朱迪·丹奇夫人)。

那么,究竟是哪一点让古老智慧这么有吸引力呢?当它涉及东方的做法时,一个肯定的理由是:在西方社会里,东方被神话化了。像中国、印度这样的地方,都被视为是“神圣的”,仿佛那里的人们不像西方人那样是由血肉组成的。

一个更合理的原因,是那些治疗方法已经被“尝试和测试过了”。如果某些事情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其中则必定有非比寻常的元素。这一说法直觉上貌似合理。但是,按照这一逻辑,妇女的不平等和被奴役也理应如此。

当然,走截然相反的路,完全相信古老智慧或是认为只有现代医学才有意义,这都是不合理的。很多草药都被证明有疗效,尽管有一些现代药物可能更有效。然而,关键在于它们被认为这种有效性是经过了检验的,而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古老,并且以某种方式被历史尝试和检测过。

为了区别“古老智慧”和“过时谬误”,你不能对任一方有偏见。陈旧的观念总会因为好或坏的理由坚持下去。为什么婚姻制度能如此持久?为什么女人至今无法上升到职业最高点?为什么许多现世人文主义者坚信上帝不会死?为什么人类仍然在吃肉?是不是对婚姻、两性不平等、信仰和食肉性的坚持,也是对古老智慧的一种反映,才使得它们在人类社会中存在了数百年?我们应该像对待放血疗法、政治迫害和封建制度一样,把它们也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吗?

43
  • 目录
  • 43 / 86 50.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