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6.偷窥狂的特许令

【无辜者无畏】

如果某政府对这件事生气,那么他应对自己市民的可恶行径而愤恨。

——琳恩·韦尔(Lynne Weil),前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

由于反犹太主义明显高涨的警示——欧洲尤甚,美国国会在2003年决定对该态势加以监控,从而命令国务院“启动对全世界各国政府对待犹太公民待遇的评估”。

然而一些国家反对这一举措,但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琳恩·韦尔争辩说,任何政府都没有适当的理由去拒绝这一报告。实际上,她是指:如果一个国家不存在反犹太主义的严重问题,那么报告中的内容就没什么好反对的;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存在这一问题,那么他们应该关注的不是报告内容而是问题本身。反犹太主义国家理所当然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

这是非常流行的“无辜者无畏”辩证法的一个版本。无论何时,只要权威们希望采取新措施,以增强安保的名义加强监视或限制自由,他们就会这么说。例如,某人要求搜查你的行李,但你不同意这种侵犯隐私的行为,可是你被告知:如果你是无辜的,你就没有理由反对。那么你到底在隐藏什么?

这一争论是一种特殊的二分法:你只有或此或彼的选择。要么你有罪,所以罪行将被揭露;要么你是无辜的,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可被揭发的,你也不需要担心什么。总之,你没有正当的理由去担忧。就像所有错误的二分法一样,它的问题在于:在两个非此即彼的供选项之外,至少还应有一个其他的选择。

在“无辜者无畏”的情况中,一般情况下合理的反驳是:我们的反对与我们有罪或是无辜没有任何关联,只与我们的隐私权有关。试想我们在自己的卧室起床之后干什么都没什么好羞愧的,但是大多数人仍然不想有人在旁边看着。如果潜在的偷窥者只是说:“为什么不让我们看?难道你做了不该做的事?”——那么此类偷窥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件。然而,“无辜者无畏”一般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与我们有没有做错事的事实无关。

同样,琳恩·韦尔的争论也是在转移注意力。外国政府反对的不是对隐私的侵犯,在他们眼中,对反犹太主义的重点聚焦是对其他歧视的反对。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家们警告说,这些举措会表现出美国政府有偏袒之嫌:相比其他形式的歧视和镇压,它们对反犹太主义的关注要更多,也许也更加广泛。这是不是一个有力论证无疑是另一件事,然而,既然这是官方之所以对反犹太主义加以关注的依据,琳恩·韦尔的回应明显没有抓住重点。除了生活在一种具有侵扰性、不公正的政策统治之下这一点,无辜者恐惧的是并没有什么被指明。

除非“无辜者无畏”真正的寓意是“无辜者的恐惧是无事实根据的”,它才能作为一种合理的观点来使用。区别虽微妙但却相当重要。例如,在英国引入身份证的争论由来已久,部分反对者主要是对人们的资料将如何使用怀有疑虑。如果这些担心是没有事实依据的,那么无辜者也就没有必要担心什么,更无须解释其相关性。

你可能会担心某个互联网的社交网站会将你的资料透露给其他人;法律若是允许未经起诉便可以对恐怖分子嫌疑人予以拘留,则会给警察过大的职权;你知道高速摄像机能够有效追踪你在国内的行踪。在这些情况下,无辜者可能真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坏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无辜者的担心毫无事实根据,而且无须考虑呢?

44
  • 目录
  • 44 / 86 51.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