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Chapter 5 指鸭为马——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1.希拉里的外衣与乳沟

【巧妙的破坏】

克林顿夫人穿着咖啡色的便装及蓝绿色的T恤,戴着一件绿色首饰走进房中,对着一群钢铁工人大讲“专业知识”。

——贾森·霍洛威茨(Jason Horowitz),《纽约观察报》

请原谅我讲句俏皮话,衣服不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甚至进而宣称“在最宽泛的意义上……一个男人的自我就是他可以将自己命名成他的所有的总和”,包括“他的衣着”。可见我们穿什么衣服具有重大的意义。

政治家们深知衣服的符号学含义,并且通常会很仔细地考虑着装问题,因此评论家对他们的衣着选择发表意见并非毫无道理。举例说,当希拉里·克林顿这样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在2007年7月露着乳沟出现在参议院时,可以肯定她是有意而为之的,并且让媒体准确地猜测到了她究竟是什么意图。绝大多数人的结论是:她在试图强调自己的女性特质。

仅仅依据贾森·霍洛威茨提到的关于克林顿夫人会见钢铁工人时的衣着做出推论有点言之过早,也许他只是指出她精心修饰的外表与那些蓝领工人之间的差距。不过,一般而言,我们很清楚为什么有些人的衣着比起其他人受到更多关注:因为缺少Y染色体。[1]譬如说,我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希拉里·克林顿穿什么”,结果有1170页的相关信息;而“巴拉克·奥巴马穿什么”就只有167页,其中大部分还是关于一幅他戴着伊斯兰教徒的头巾、穿着长袍的漫画。记者们可能会反复地提到一个女人的衣着,然而对一个身处同样职位的男性,他们就不会这么做。

如果把这个事提出来,许多人(包括部分女性)既不会注意也不会太在意。他们也许会说,那可能是因为男人们看起来穿的都一样——穿西装打领带,而女性则呈现出多样性的美来,并因此而引人注目。这么说可能确实有点道理。不过在与眼下的故事毫不相干的时候,去描绘那位被质询的女人穿的是什么衣服,则起到了巧妙地破坏其严肃性的效果。这种抱怨也是言之有理的,通过给予她的穿着些许重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转移其言辞的重要性。

对待或谈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差别还有许多别的方式。比如年轻的女人通常被说成是“女孩”,而和她相同年纪的男性却不会被称为“男孩”。女性可能更多地将权力同否定性的词汇——比如“冷酷”,联系起来;男人就不是这样,他们几乎总是将权力视为好东西。

关注这个话题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小题大做,也许将它类比为积沙成塔更为合适。每一个微小的事例,就好像是一颗小沙粒,其自身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无数同类事例累积起来形成的效果,就好像足够多的小沙粒形成的沙塔。无可置疑的是,我们周围的确存在无数例这样的小事。想想我在文章开头引用的那句威廉·詹姆斯的话:他说的不是一个人的自我,而是“男人的自我”。如果男性构成了人类的典范,女性就不可避免地被贬低到次要位置。

语言与行为上的细微差别巧妙地破坏了特定的社会团体,这种说法如今好像只能找到更少而非更多支持者。原因之一是,在以不易察觉的偏见逐渐累积的基础上,对论据形成了一个合理的怀疑。我们可能会问,怎么能确定是语言使用上的细微差别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后果呢?我怎么能肯定,评论一个女人的衣着,就是巧妙地实现了我所说的那些目的呢?就算是你觉得我是对的,类似的话就不能用来支持不那么合理的判断吗?我们是不是要避免说“害群之马”(black sheep)、“黑市”(black market)、“勒索”(blackmail),因为它巧妙地强化了“沾上黑色(black)就没好事”这种感觉呢?

46
  • 目录
  • 46 / 86 53.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