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2.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愿意与不愿意】

如果部长们不得不随军出征,我们下个星期就将打道回府。

——马丁·萨缪尔(Martin Samuel),《泰晤士报》记者

孔夫子的道德金律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许多和平主义者与素食主义者的道德金律似乎是“己所不欲亲为者,勿施于人”。

这是一条非常流行的道德格言。反战人士痛斥鹰派份子们从不亲自上战场,也不直接接触敌军;反对死刑的人会质问那些持相反观点的人相同的问题,问他们是否准备好去亲手为他人注射致死的毒针;反对堕胎的人使用被打掉胎儿的图片,主张只有在保证我们自己远离这种行为的时候,才能继续支持堕胎。他们所传递出来的信息全都是这样:如果你自己做不到这件事,那么当你对那些代表你做到了此事的人说“这么做没关系”的时候,你就是个伪君子。

这种说辞中不可小视的修辞力量并没有任何理性论证的支持。在一个行为本身的正确或错误与否和一个人有没有能力去做这个事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把“支持或反对”,“愿意或不愿意”之间所有可能的四种组合方式全都考虑进来,就会很容易看清这一点:

1.如果某人愿意实施某行为,则该行为错误。

2.如果某人愿意实施某行为,则该行为正确。

3.如果某人不愿意实施某行为,则该行为正确。

4.如果某人不愿意实施某行为,则该行为错误。

上面第一和第三条明显毫无意义,第二条的错误也很清楚。反对堕胎的人把那些将胎儿取出的人视为邪恶,而不是视为一个挑战他们价值观的人。鸽派也同样这么去看待那些持枪的鹰派,就好像死刑的反对者把反方看做刽子手。如果某人愿意执行某行为的意愿就是他道德水准的某种表征,那么这一切就太令人震惊了。

我们还没讨论到的第四条——“不愿意实施某行为”,它被认为背后具有某种道德判断。到目前为止,能解释这种情况的只有心理学的理论,即我们倾向于做那些让自己觉得无趣的事。但是,从什么时候起无趣成了可靠的道德晴雨表呢?很多人都会在解剖尸体前退缩,但这也没有使尸体解剖变得不道德啊。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杀害别人是件很不好的事,即便是为了营救他人的英雄主义行为而将自己置身于巨大的生命危险中,那也不爽——这其实都只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而不是在那些不能做的事情上存在道德问题。既然我们不愿或不能做某事并不会使它变成不好的事情,同时在相信某事正确时也没有亲自去做的意愿,这就没什么虚伪可言了。

实际上,普通人在某种行为面前的退缩,常常是此行为需要巨大道德勇气的标志。但是没听过什么人说:“我认为,如果你没有准备好试图上天下地去营救自己,那么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你最好别想着去占便宜”,或者“我不能理解那些救助贫困的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因为那些穷人自己都没准备走出来,没准备自己帮自己。”在这些说法中,荒唐一目了然,其中的逻辑和前面例子中的素食主义者、反对死刑与战争的人完全一样:你自己不愿或不能做某事,就是你不应该支持某事的标志。

我猜这些运动这么受欢迎的原因在于:如果他们支持的事情在现实中令人不快的话,那么要求人们用某种方式去对抗这些事情就是有道理的。要求某人想象一下实际地去做那些他们支持的事情,这也是将思想集中在这些事情的危险性上的一种方法。这有助于道德审议,而不是得出结论的简便途径。

你不愿或不能面对的事情是否有什么不好的含义呢?如果你支持死刑,你是否完全地意识到它将导致一个人的死亡,有时甚至是枉死者?如果你是个肉食者或者只喝牛奶,那么对于动物必须死亡以便得到你需要的肉类或者奶制品的事实,你是否有所忌惮呢?如果你赞成选择性生育,又是否认识到堕胎中被杀死的到底是什么呢?你对于这些问题的情感反应,或许不来自道德直觉,但是它们是否给你了那么一点点启发?如果有,又是什么呢?

47
  • 目录
  • 47 / 86 55.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