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4.牛奶是奶牛的

【起因谬误】

奶牛的奶生来是给小奶牛吃的。这帮助我们解释了为什么人们会对某些食物产生不良反应,并且能够引发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如鼻塞、鼻窦炎、湿疹、哮喘等。

——约翰·布利法(John Briffa)博士,《食物观察家月刊》

有趣的是,一种食品越常见,它就越有可能被健康时尚人士妖魔化——小麦、牛奶还有茶是坏食物,但黑麦、羊奶与草药却是好食物。我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大对头,不过,并不是这个原因引起了我对布利法指控牛奶的强烈兴趣。他犯的是一个很常见的错误,从某物本源的事实一下子得出一个关于这些事物当前用途或本性的结论。

根据布利法的逻辑,鸡腿生来是为了帮助鸡站立与行走的,难道这就意味着我们在吃鸡腿的时候要万分谨慎,因为鸡腿不是生来给人吃的?健康食品店里最受欢迎的另一种食品——蜂蜜——又如何呢?蜂蜜“生来”就属于蜜蜂,可不是给人吃的。鸡蛋也一样,它们“生来”就是未来的小鸡,而不是煎蛋。即使我们允许自己泛泛地谈论某些事物“生来”本性如何,但是很显然,它并不能揭示这些东西的全部用途。

这个观点既简单又显而易见:某些东西并不是作为人类食物而进化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应该吃它。其实,如果我们只吃那些毫无疑问生来就是给人吃的食物——那么一旦我们停止吃母乳肯定就会饿死。

有些东西,其现在的性质与本源事实毫不相关,这种情况很常见。考察有些单词的词源往往非常有趣,但是这些词目前的用法却与之毫无关系。譬如,“Generous”起源于拉丁文“generosus”,意思是“贵族出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而今我们说某个人很慷慨则暗示了他的家庭背景。正如物体的用途会改变,词语的意义也会发生改变。因此,知道某物的原始用途或意义,并不能告诉我们其目前的用途或意义是什么。

这并不是说一个词语的来历永远都是毫不相干的。举例来说,水这种东西我们始终都称之为“水”,它的分子式是H2O。如果我们发现别的东西很像水,但是它实际上不是H2O,那么这个东西也就不可能是水。“水”的例子属于索尔·克里普克(Saul Kripke)所谓的“严格指示词”:即词语的含义固定在它们被首次命名的特殊事物或物质上。即便如此,我们对水的本质的理解已经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了,水的含义已经不再被那些前科学时期首次命名时的概念所约束。

诉诸起源有着强大的修辞力量,尤其是在指出一些观点萌发于何处的时候。如果一个观点或实践的起源能够追溯到纳粹、军方、农业企业或帝国主义,它马上就会丧失对大众的吸引力;同样,如果某物起源于“自然界”、本土地区或社会正义运动,它立刻就能获得大众的信任。尽管某个思想或实践的来历也许能告诉我们它现在的价值,但是某物的来历则不需要承载这样的功能。纳粹早期反对抽烟,在这点上,他们是对的。

当然,我们也不能总是忽视起源。面对来源各不相同的众多观点,如果我们不利用那些能够确定什么观点值得严肃对待的可靠资源,就会因缺乏过滤器而淹没在资讯的海洋中。

至少我们也需要在“它来自何处”这个基础上去质疑某个想法。如果一个自由市场智囊团指出自由市场是个好东西,那么我们至少要质疑这个研究报告的客观性。话说回来,这个研究的成立与否,也要建立在它自身的价值基础上。

审查通常的信息来源,并核查我们是否将这些信息分配到了正确的信任级别中——这是一个值得去做的练习吗?我们最容易相信的信息有哪些,被我们迅速摒弃的信息又有哪些?设想如果有个局外人在旁边观察你,他们会认为你对信息来源可靠性的反应太过天真或是存有偏见吗?

49
  • 目录
  • 49 / 86 57.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