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中文版序

欣闻湛庐文化已将本书与《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翻译成中文,还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版这个系列的第三本,我倍感荣幸。这三本书在许多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别,但是却共享着一个重要特征,即它们都试图帮助、鼓励、启发读者在思考时更仔细、更严格,当然也更得当。

我坚信,改进人们思维方式的努力,是我的研究所基于的西方哲学传统对人类文明的主要贡献。当人们想起哲学时,通常集中在哲学的具体结果上,即理解世界的不同方式。有时候,它们细微而各自独立,针对的是世界的特定部分;而有时候,则 是完整而全面的世界观。问题在于,哲学家有别于科学家,他们并没有会聚在理解世界的唯一正途上。更糟的是,哲学家所采取的观点,似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己思考时身处的时间与空间。例如,儒学的发源地中国就与休谟所在的英国有很大的区别,与萨特所在的法国也有着明显的差异。

话说回来,虽然全世界的哲学家不仅在结论上不同,在精密的理论与方法上也有差别,但是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上,他们却彼此相似。我的意思是,他们都致力于将人类理性运用到最佳状态,以达到最好的思维理解水平。因此,哲学家们在一些重要问题上达成了共识,比如将人类理性看做是一件难以操作的思维工具。这使得哲学家们倾向于不仅对其他人的哲学观点保持适当的怀疑,就连自己的也不放过。

怀疑主义一旦过度,就会变得有害。哲学家认识到,大多数人不但会过度怀疑,同样也会缺少怀疑。因此,人们思想中潜在的怀疑是需要适时调整的。

在我看来,这种极端观点与休谟的“温和的怀疑论”相结合,就使得学习这些哲学家的思维习惯与方法变得非常有用。在《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一书中,我试图证明思维方法的重要性,以及它为什么重要。而这一点在本书中尤为突出,我希望读者能掌握各种应对方法,以辨别出各类逻辑谬误中的欺骗与混淆。当然,我也不想让读者沉溺于使用这种思维上的能力去探测些乏味无聊的东西。读者也必须认识到自己所具备的判别能力,考察自己是否因扭曲了事实与证据而相信了想要相信的——却不是应该相信的。

虽然我的工作基于西方哲学的传统,但是我并不想在这里对某些思维技巧或理论大加赞赏。实际上,在西方传统中,哲学并不独占所有的智慧。好的思维需要从其他学科中获益,尤其是心理学,它能让我们了解很多思维认知中的系统性偏差。只有当放弃“哲学能自动地带给你最好的思想”这种想法时,它才能帮助我们拥有更好的思维能力。实际上,这种幻觉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当你过分确信自己的理性时,也是自己的理性能力开始衰退之际。

因此,我恳请中国读者带着自己的疑问来阅读本书,希望你们能在我表述正确的地方有所收获。不过,如果你还能指出我在哪里犯了错,那么你可能会更有收获。

朱利安·巴吉尼

英国布里斯托尔,2012年5月

5
  • 目录
  • 5 / 86 6.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