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5.发放紧急避孕药的言外之意

【信息传达错误】

给16岁以上的女孩发放紧急避孕药,这个举动在宣传安全性行为这点上传递出了错误的信息,它只会让“性交能传播疾病”这种目前流行的观念更加深入人心。

——利亚姆·福克斯博士(Dr.Lianm Fox),影子健康大臣[2]

英国是少女意外怀孕与青少年家长人数最多的欧洲国家之一。当然,如果这些小笨蛋们能停止做爱,这种情况就会马上改变。但是,提倡禁欲不仅在道德上有问题(不只是因为大多数成年人并不反对婚外性行为),而且也是无效之举。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诸如“银戒指”(Silver Ring Thing)这样的美国禁欲计划就无法降低感染性病的概率或是阻止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另一项刊载在《青少年健康》(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杂志上的研究表明,承诺禁欲的男孩采取肛交的可能性是未承诺禁欲男孩的四倍。

以上两种选择传递出这样的信息:如果你做爱了,它应该是“安全的”(不要产生做爱无风险的假象);那些没有使用安全套或者安全套破裂的人还能享受到提供紧急避孕的便利。英国政府提倡后一种措施,目的在于为那些没有医生处方或是父母不同意发生性行为的16岁以上的女孩提供“紧急避孕”措施。政府的这种倡导受到了家庭计划专家和家庭医生的欢迎。

当然,反对节育以及堕胎的团体不会喜欢这项政策。如果你真的相信紧急避孕药导致堕胎,以及“堕胎就是谋杀”这种观点,你显然不会希望社会能容忍其中任何一项实践。但是,保守党健康发言人利亚姆·福克斯的说法,采用了一个不能圆融的论证方式——他声称这种方法会“传递错误的信息”。

在自由度更大的律法被提出来的时候,人们常常会用上这个论点。当大麻从B级重新分配到不需严格管制的C级时,你就听到过不少这样的说法——有人声称这么做会让人们觉得大麻是安全的,但实际上它仍然很危险。

显然,这种解读并不是官方原意。公开提倡把大麻重新分类的完整意思是让人们知道,政府认为大麻并不像安非他明一样危险,但在大范围的分类中,大麻与克他命(ketamine)及Y-羟基丁丙酯(GHB)的危险性是一样的。如果愿意,人们可以解读出更多的言外之意,但是其中没有一条是原文的本意。

同样,更方便地获取紧急避孕药并没有传递出什么信息,只是说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在道德上可行的,并且能够协助处理意外怀孕的方法。为什么要把这些信息理解成“孩子,有风险的性爱是好的”,而不能理解成“我们决定为那些第一次做爱而没有采取安全措施的小笨蛋们提供更多帮助”呢?如果人们更容易从这种法规中提取错误的结论,你就可以发送明显的信息来反驳它们。把大麻重新分类会发生什么,这仍是一个有待商榷的问题。重新分类两年之后,内政大臣查尔斯·克拉克(Charles Clark)断定有必要发起一场宣传运动以警告人们某些药物的危险性,但是,他拒绝把药物分类恢复原样。这似乎是表明,药物分类的变动是正确的,但人们却从中解读出了错误的信息。不过,这两件事情不一定非得互相牵扯在一起。

有些法规就是传递信息的。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子便是英国宪法第28条(Section 28),这条法规是由保守党制定的,并于2003年被废除(英格兰在2000年就废除它了)——此法规禁止地方当局宣传同性恋。当局从来没有依据这一条款成功起诉过案例,不过这不是重点:这条法规主要是象征意义上的,它“传达的信息”是地方议会不应过分支持同性恋权利。废除该修正案也因此成为抑制所谓的“恐同症”的象征。

所以,尽管人们时常声称一些措施传达了它们不需传达的信息,但有时政治法令的要点就是象征性的。当有人因反对某些东西而传递了错误的信息,我们首先要问的是:“是否它真的传递了什么信息”,然后再决定是否需要对此加以改动。

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许多法案都能传递出信息。但是,至于这些信息是什么,人们可以发表不同意见。难道父母允许自己的孩子在家里吸烟就表明他们不能阻止孩子的行为,并且他们即使不同意也要尊重孩子的选择吗?或者表明他们对孩子的自我毁灭行为没有多大感觉?难道继续帮助一个总是把事情搞砸的亲戚就表明对他的无条件支持?或者表明这些亲戚从来不必为他们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

50
  • 目录
  • 50 / 86 58.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