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3.希特勒是个素食主义者

【牵连犯罪】

这条路通向优生学,德国的历史告诉我们它将把我们带向何处。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了:自从堕胎法案通过以来,加之以性别和基因为基础的胚胎选择,所带来的不就是600万婴儿的生命被终结在母亲的子宫里吗?

——红衣主教科马克·墨菲·奥康纳(Cormac Murphy-O'Connor)

考虑到红衣主教科马克·墨菲·奥康纳是一位罗马天主教徒,那么他反对堕胎就一点也不奇怪了。但是,他把堕胎与纳粹的优生计划相提并论(他已经说过好几次了),这还是有些令人惊讶。在上述引文中,他甚至把提到的“600万条生命”与大屠杀放在一起类比。

然而,在优生与堕胎(话说回来,这是两码事)以及纳粹暴行之间,我们如何能看出某种相同的道德价值,红衣主教并未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亦或并不需要理由。仅仅通过在他所憎恶的堕胎实践与纳粹主义之间建立某种联系,奥康纳便成功地暗示出了“牵连犯罪”:即把两件没有必然联系的事物放到一起,希望其中一个的污名会玷污另一个。

同样的计谋还可以运用到一系列数量惊人的信仰与实践当中去。纳粹热衷于生态、森林、群众集会、强制性体育课与健康保持,如果你本人反对其中任何一项,那么下次你要想使自己的批评更有说服力,就可以不着痕迹地把它与纳粹的政策联系在一起。比如,你想吃丁字牛排,却被素食主义者弄得不胜烦扰,那么只要让批评你的人知道希特勒也是不吃肉的就行了。

牵连犯罪的问题在于,它不能说明被批评对象到底错在哪里。某些坏人喜欢、支持或做过某事的事实并不构成批评。假如魔鬼曾经恋爱过,那么恋爱就是一件坏事吗?难道因为《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也是书,所有的书籍就都要被查封吗?难道因为奉行极左政策的前柬埔寨领导人波尔布特教过历史与地理,所以我们就不能教了吗?当然不是。没有什么东西仅仅因为罪恶的手触碰过它就会变成坏的或错的。如果它是不正当的,你应该说明它为什么不正当,而不是采取含沙射影的方式使它看上去是不正当的。

牵连犯罪的使用方式还可以更巧妙。举例来说,2002年,媒体大肆报道了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起诉一名传记作家的事,诉讼的缘由是这位作家把伊斯特伍德写成了一个打老婆的男人、战场懦夫与无神论者。我觉得这个记者给出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并列,没有人说过无神论与打老婆或懦弱是同等罪过。但是,在这三者的随意结合中,至少有什么东西让人觉得不安。同样的句子中,如果把打老婆、懦弱、犹太人三者组合在一起,会不会有人觉得被冒犯了呢?我们真的相信这里没有人在暗示做个犹太人是件倒霉事吗?

牵连犯罪之所以能起作用,这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似乎直接或间接地接受了这个格言——“通过你结交的人,就能看出你是个什么人”;而且,即便它常常被夸大,这里面也确实有一些智慧的因子。如果一个想法或实践被证明在坏人中间大受欢迎,它至少值得我们退一步想想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即便怀疑需要缓和,需要我们远离毫无根据的偏见,由牵连而引起的怀疑与犯罪都是两码事。

由牵连而引起的怀疑在什么时候是恰当的呢?为什么英国这么多重要的环保主义者——如乔治·蒙比奥特(George Monbiot,著名保守党成员的儿子,曾就读于公立学校以及牛津大学)、乔纳森·波利特(Jonathon Porritt,伊顿公学)、扎克·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伊顿公学)、查尔斯王子及梅尔切特爵士(Lord Melchett)——都来自上层阶级,这么问合理吗?对那些环保运动的极端保守主义者而言,这是一条好线索吗,抑或只是一个奇特的社会学事件?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允许绿与蓝之间的单纯联系影响到我们对它们之间关系的思考?过早下结论太轻率了,但是,我们一定会忽视当中的关联吗?

57
  • 目录
  • 57 / 86 66.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