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7.巧克力比接吻更能获得满足感

【何人得益】

朋友被别人从我们身边偷走了,因为他们能从这些人的消失中获益。

——卡罗尔·萨乐(Carol Sarler),《时代周刊》

和很多人一样,我有大把的朋友。广义上的朋友包括这样一些人:从虚拟世界的好友到认识但很久没见的人,从职业上的同事到完全的陌生人。然而,当说起真心好友,也就是定期见面、互诉衷肠、相处愉悦的这些人时,我们的情况就会变得糟糕很多。《美国社会学评论》上的文章表明,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们的亲密朋友圈子缩小到了以前的1/3那么大。

想想《时代周刊》上对此提供的答案。卡罗尔·萨乐做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结论,她把罪责归咎为:“蓬勃发展的无情无义的咨询业”鼓励我们和顾问而非朋友交谈。

她是通过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何人得益”,从而得出这一“不可避免的结论”的。此中的逻辑在于,如果我们有更少的朋友则对顾问们有利,所以我们就可以合理地得出结论:正是咨询业的兴旺导致了朋友的减少。

我知道记者的职业使命就在于提供不同的观点,但是这种言论明显超出了行业职责的要求。但是,萨乐并不是唯一对“何人获益”这一问题信心过度的人。解码这个秘密,会导致各种各样的信念与实践。

例如,吉尔(AA Gill)认为,质疑谁能从环境变化中获益是有“帮助”的。他的答案是,“很明显,挖井采油的、拥有发电站的、提倡新的发动机计划的,都能通过高呼全球危机获益”。然而,问题很容易就转回来了:可以从中牟利的这一“人造的”全球危机,是真实迫切的危机吗?勒德分子(Luddites)、环保主义者、悲观主义者、替代能源的供应商、独立报纸的老板——基本上总是这些人告诉我们这一严峻的形势,例如我们所处的世界正步入人间地狱。每种观点总是会使某些人受益,但是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一些真相存在。

我们相信通过提问“何人获益”能够直接发现真相,这特别明显地体现在对美国国际政策的一些极左派分析中。宣称美国的行动仅由美国资本家(而非美国人民)的利益所决定的,这种论调随处可见,以至于很多人误认为这种假设就是事实。“何人获益”的问题可以被用来以利益来解释美国所有的世界性事务。所以,如果在伊拉克进展缓慢,那是因为这对美国的资本家有利,资本家希望打一场花费更大的持久战;如果在伊拉克进展顺利,同样符合资本家的利益,资本家希望有稳定的国际环境以维护其利益。实际上,这对事情本身没有任何解释力,因为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能够预先得知其受益方。

提出“何人获益”这一问题的目标是好的,而且时常会把我们引向真相。例如,英国媒体最近报道了一项研究,表明吃巧克力比接吻能获得更强的满足感。谁能从这种奇谈怪论中获益?当然是巧克力厂家。谁是这项研究的幕后推手?你自己能猜到答案。但是,我们仍要对此保持警惕,即便已经知道谁能从中获益。提出“何人获益”这一问题也不过是引起一种猜疑,这是一个好问题,但不是一个关于真相的万能钥匙。

哪些由“何人获益”这一问题引发的疑问能够指引我们发现真相,哪些则将一无所获?“避孕套能阻止性病传播”这一理念是否对避孕套商家有利?旅行的愿望是否对航空公司有利?对体型的焦虑是否有利于美容业?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对一切事情都要忧心忡忡?

61
  • 目录
  • 61 / 86 71.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