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8.二氧化碳排放量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达成平衡】

在使人们能够外出旅行与承担我们的环境责任之间,我们已经达成了平衡。

——阿利斯泰尔·达林(Alistair Darling),英国运输部长

“让我们理智一点吧!”这的确是一个没有人会反对的提议。谁会建议不讲道理呢?但问题是,这个提议非常含糊,它的主要作用是使说这句话的人看起来像一个讲道理的人。

“达成平衡”是一个同样含糊、老套的做法。没有人会说,“我认为在审查证据时应当力争不平衡。”只要存在着互竞的论点或一系列赞成与反对的意见,就需要对它们进行平衡。这种做法是思考事情所必需的方式:达成平衡不是理性思考所能避免的副作用。

因此谈论达成平衡是毫无疑义的,除非它解释了必须达到怎样的平衡,以及为什么要做此平衡。但人们在使用这一短语时,很少会这么做,实际上,人们只是将它作为一个表面的决策辩护,以避免做出艰难的选择。

英国运输部长阿利斯泰尔·达林在接受安德鲁·玛尔(Andrew Marr)的访谈时就是如此。后者提出的棘手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同时,对经济增长产生尽可能小的影响。“在使人们能够外出旅行与承担我们的环境责任之间,我们已经达成了平衡”,这根本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它仅仅重申了要求正确答案的问题。真正的回答应当是这样的,“为了承担我们的环境责任,我们必须限制人们的旅行”,或者“为了使人们能够自由旅行,我们在环境目标上做一些让步是值得的。”但这两种回答都要求我们赞成某种令人不悦的东西。因此,讲讲“达成平衡”这样的话,会显得更安全一些,即便说“这个问题是个两难的抉择”可能会更准确。

实际上,当需要对优先做的事情进行大幅度的调整时,谈平衡更能让人放心一些。在环境问题上,情况可能是:我们不能仅仅希望维持当前的碳消耗水平。按那种分析,会促进这样一个理念:以某种方式使我们能够在抑制气候改变的当务之急,与维持我们过去适应的许多习惯和实践之间进行平衡——这是错误而且危险的。

哎,“我们必须达成平衡”——这似乎是回答所有关于环境政策的刁钻问题的套话。比如,在上议院,当来自奥尔德姆的工党成员洛德·戴维斯(Lord Davies)被问及一个旨在减少飞机碳排放的新税种,如何与批准在斯坦斯特德机场增建飞机跑道的决策保持一致时,他的回答依然是,“我们必须在我们的环境目标之间达成平衡”。

更糟糕的是,平衡表面的合理性使我们无法看清这样一个事实:有时候,我们的一些关注需要压倒另一些关注。想想我们被告知的——需要在安全与公民自由之间进行平衡。概括地说,这一主张有合理之处;但在某些具体政策领域中,正确的平衡可能意味着要将天平完全倾向某一边。比如,在国家安全与未经审讯就将嫌疑人监禁数年之久之间,可以说就不需要达到任何平衡——后者完全不应当发生。当天平完全倾向某一边时,根本就不需要达成平衡。

许多争论归根结底是因为艰难的选择,而“平衡说”可以避免这一点。比如,关于流产的道德标准真的是母亲与胎儿之间的权利平衡吗?国家公共医疗服务应当在提供临床检验程序与其他补充治疗之间进行平衡吗?我们必须平衡顽固的种族主义分子与其他人之间的观点吗?

62
  • 目录
  • 62 / 86 72.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