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2.成功者与失败者的数量

【零和博弈】

对应于每个成功者,都会有相应的失败者,这与技能、投资以及你有多受欢迎无关。

——尼尔·科林斯(Neil Collins),《每日电讯报》

像每个“不劳而获文化”的反对者一样,尼尔·科林斯似乎相信这一切不仅是真的,而且具有道德上的迫切性;也就是说,他认为有些人、有些地方需要为所有现存的美好事物付出代价。科林斯评论了英国政府的“婴儿债券”计划,政府为这个计划拨出了很大一笔款子,投入了为每个孩子开设的投资基金。在他们将来过生日的时候,政府也许还将增加投入,而且孩子的亲属也可以每年最多向该基金贡献1000英镑[1]。来自穷人家庭的婴儿与来自富裕家庭的同龄人相比,他们能从政府手中获得更多的资金。这一计划背后的设想是:在一个人的成年生活开始时,一笔资金能够对其未来的成功或失败产生影响。

怀疑论者对这一计划颇有疑惑,不仅是因其微不足道的总量——政府投入没有超过500镑,这笔钱根本就不足以帮助一个18岁的孩子叩开成功之门。似乎最能激怒科林斯的在于他的这一信念:即使这一计划会使一些人变得更好,但总有一些人要为此付出代价。这意味着从整体来看,它根本无济于事——也就是说,政府解决了一些人的问题,但问题又在另一些人身上出现了。

但是,真的是每个赢家必然对应着相应的输家吗?不管你是如何来理解这一假定的常识,它看起来都站不住脚。

这是否意味着在一个社会中的财富总量是确定不变的,某些人收入的增加一定伴随着其他人收入的减少?很显然,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世界变得越来越富有,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怎样才能让世界变富裕的方法:发现新能源或者是更为有效地利用现有能源都能增加世界的财富量。所以,在一个只能生产食物和砖头的原始社会中(他们的财富也只能用这种商品来计量),如果他们学会如何更有效地种地和烧砖,整个社会将会变得更富裕。于是,这个社会将有更大的房子、更多的食物,并且没有失败者。

这是不是意味着政府增加的每笔投入都必然有与之相匹配的税金增长,或是其他支出的削减呢?也不一定。政府支出的增长当然来自于税收额。如果经济增长的速度大于通货膨胀,在税率相同的情况下,政府支出就会有实际的增长——因为蛋糕更大了,所以政府就能分得更多。这就是为什么与直觉相反,有时候降低税率反而使得整体税额有所增长的原因。

更模糊地说,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有人获益了,必然有人以某种方式付出代价,即使这种益处或代价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财务状况呢?同样,我们也没有理由认为这是对的。例如,有一些方式迫使犯人重新回到社会,因为他们要花掉由纳税人所贡献的国家财富,所以犯人改造计划将有利于犯人、纳税人和社会整体。

每一个成功者必然伴有失败者这一原则是站不住脚的:有些情境下,我们可以把双方的合作称做双赢。但困难在于,我们如何把这种双赢博弈与零和博弈区分开?就像网球比赛就只能有一个获胜者一样。

互联网是否提供了一个平台,在那里每个人能够得到适合他们自己的音乐或思想?或者,互联网与现实生活没有区别,都意味着在有限的时间与资源下,只有少数人才能成为胜利者?难道“公平贸易咖啡”不是意味着“你能享用更多的咖啡,而生产者获取更多的利益”吗?这里面又有何人、在何时为此付出了代价呢?

66
  • 目录
  • 66 / 86 77.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