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5.可怕的都不可能是真实的

【自我欺骗】

只有上帝存在,生活才有目标。因此现代人的困境实在可怕。

——威廉·莱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神学家

许多事情并不令人愉悦,但这不意味着它们就不真实——这个事实真的是这个世界的悲哀。我们都明白这一点,凡是明理的成年人都不会接受这样一个一般性的原则:一件事物令人厌恶,就意味着它不是真实的。但是不管这么做有多么糟糕,人们都有可能会这么认为,并且事实上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事物的可憎”这一事实通常被用作认定它不属实的证据,而不是用作它是事实的证据。比如在2007年,英国媒体跟踪报道了女童玛德琳·麦卡恩(Madeleine McCann)的失踪事件。据称这个三岁女孩在葡萄牙阳光海滩的度假公寓被拐骗了,不久她的父母成为这一案件的嫌疑人。虽然英国每年都有数十起儿童失踪案件,但这一事件还是引起了媒体与英国公众的极大兴趣。就麦卡恩夫妇有罪还是无辜而言,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看法。

然而,这些判断都不过是推测,因为没有人知道完全的事实真相。但这并没有妨碍《每日邮报》的专栏作家艾莉森·皮尔逊(Allison Pearson)发表她的观点:“麦卡恩夫妇遭受指控的行为只有极度冷血、邪恶的人才做得出来,我拒绝相信他们有罪,除非发现了令人信服的证据。”

皮尔逊并没有说被指控行为的可怕就意味着这一行为不可能发生,但是她还是有些偏激了。一些父母有时确实会虐待或谋杀自己的孩子——这种事情是可怕的,但这并不能作为充分的理由使我们相信它不会发生。麦卡恩夫妇是官方的嫌疑犯,因此他们行凶的可能性不容置疑。当然,在被证明有罪之前,他们仍是无辜的。考虑到这个事情本身是否值得这么做,我也不认为他们会这么做。但我不能理解的是,控罪的可怕如何能够支持他们无罪的事实。

神学家威廉·克雷格使用了一个同样可疑的论证思路,他用“没有上帝的生活的荒谬性”进一步证明了上帝的存在。如果他所说的“荒谬性”是一种逻辑上的证据,那么这个论证就可能是有效的。但这并不是他的意思(至少在我引用时并非此语境)。他所谈论的荒谬性类似于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所主张的:没有上帝的生活是荒谬的,但我们不得不这样生活。这种论断的荒谬之处在于其毫无意义。

但那又怎样呢?也许生活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如果生活是没有意义的(我认为无神论并不必然导致这一悲观主义的结论),这或许会给你一个理由去希望上帝的存在,但这并不是你认为上帝真实存在的理由。有时候可怕的事情恰恰是真实的;而实际上,可怕的事情往往是真实的。

然而,我们通常不愿意相信可怕的事情是真实的,这使我们陷入各种自我欺骗之中。例如,我们不愿相信配偶有了外遇,所以有意忽视他们有外遇的各种证据;我们不愿相信至亲好友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因此许多人都在摄像机前声称被指控有罪的人“绝不会做那种事情”。

艾略特曾经说过一句名言:“人类不能承受太多的真实”。我们不能期望人们总是无所畏惧地面对事实真相,虽然我们可以怀有这种英雄主义的抱负。或许,可怕的是人们不能接受可怕之事,但他们有时确实不能接受,这也是事实。我们应当如何去对抗人性中这一不好的事实呢?

可以说,几种主要的哲学理论已经被证明是不受欢迎的,这主要是因为它们枯燥无味,而不是因为它们论证无力。这就引起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如果我们所想的是真实的,是否就是可怕的呢?真的这么糟糕吗?相信人类缺乏终极的自由意志,这很可怕吗?我们的思想并不会在实际意义上导致我们的行为,我们能够接受这一点吗?如果没有客观的道德价值观,社会的传统礼仪将会终结吗?

69
  • 目录
  • 69 / 86 80.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