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7.能够相信转基因食品的安全保证吗

【怀疑态度】

为什么还要相信政客和政府科学家的话?在一切发生之后,能够对官方关于转基因食品所谓的“安全保证”有任何信心吗?

——《每日邮报》

2007年12月,《邮报》刊发了一份道歉声明,并对“两个男人实施欺诈和失信交易”的失实报道进行了赔偿,具体金额没有透露。同年8月,《邮报》赔偿了超过4.5万英镑的诉讼经费,并刊登了对一名印度锡克教警官的道歉声明,因为《邮报》之前诬陷他有种族偏见。在6月,《邮报》因诬陷某人是5300万劫案的犯罪策划人而刊登道歉声明,同样支付了赔偿。在同一个月内,《邮报》又支付了5000英镑的诽谤赔偿金给一位工党的国会议员,因为诬陷他对一位保安破口大骂。最糟糕的是,它曾经对我的书给予过好评。其实我还能继续。所以我要问你:为什么还要继续相信《每日邮报》和《星期天邮报》所说的话?

对《邮报》所说的话持保留态度,有很多好的理由,但他们曾经犯错的事实,并不足以让它们完全失信。报纸每天都会刊发一堆的故事,大都来自于忙碌且易犯错的记者们。出错在所难免——这是个很好理由,让你不要简单地认为从报纸上看到的都是真实的;但是采取彻底玩世不恭的态度,这又不是个充分的理由。

然而,《邮报》对他人比对自己要更严厉一些。菲利普斯报告(Phillips Report)深入调查了2000年英国对疯牛病危机的处理,该报告出版之后又被《邮报》的社论加以引用,并指出菲利普斯报告的突出错误使得人们很难再相信政府或是科学家。

事实上,菲利普斯报告主要是批评官僚主义的拖拉以及政治上的处理失误,导致未能成功制止危机的传播,而不是指责科学家们。疯牛病政策背后的科学依据有其固有的不确定性,但它取决于政客和公务员进行的以证据为基础的风险评估。

似乎有充足的事例可以说明,科学要么是出错,要么是让人们感到困惑:例如,镇静剂等药物灾难性的副作用,关于健康饮食的矛盾报告,利用DNA证据错判而不认罪的人,冰箱中的氯氟烃、含铅汽油等技术都被证明有破坏性等等。

尽管未能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是科学的错误,但不能把它们摆在首位。科学通过试验和错误向前发展,任何结论的证据都是缓慢建立的。一项研究仅靠自身并不能证明酒对你的心脏有好处,或是吸烟会要了你的命。科学报告往往不强调这一点,但媒体喜欢报道最新研究,仿佛它比真实情况更加可靠。然而不幸的是,为了吸引公众的关注和资金,目前太多的科学家参与了媒体的把戏。所以某一个被证明是错误或者与其他研究相冲突的科学发现,会让许多公众会觉得科学本身是混乱的。

一旦科学界达成了广泛共识,这些共识往往是正确的,那么这对于我们的好处也是巨大的。有时药物具有不安全性,但正是由于那些因无法预知的副作用而遭受过痛苦的人,才推动了药物的发展并使得成千上万的人活了下来并且身体健康。

如果信任就是盲目的信仰,那么我们理所应当怀疑那些表明自己容易犯错的人,无论是在媒体还是科学界。但是我们的怀疑态度应该是有分寸的,因为人们往往会把过往的错误作为不相信任何科学或者媒体言论的理由。

那么,怀疑态度达到什么程度才是恰当的呢?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具体情况。没有了信任,社会不可能建立起来;但是如果轻易给予太多的信任,你肯定会失望的。

笛卡尔说过:“要谨慎,绝不要完全相信那些曾经欺骗过我们的人。”即使他是正确的,对于那些不是百分之百可靠的人,我们应该给予他们多少信任呢?如果你发现自己的伴侣有一段长期的私情,你还应该再相信他吗?某些专家,诸如经济学家,就比生物学家一类的其他人更不可信吗?让一把手术刀在你身上肆意妄为之前,想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死于此刀之下,难道不合理吗?

71
  • 目录
  • 71 / 86 83.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