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2.成为杀人犯纯属偶然

【加强限制】

我不是酒后驾车者:这事纯属偶然。

——基思·弗洛伊德(Keith Floyd),名厨

玛丽恩之前从未唱过歌。有一天在酒吧的卡拉OK里,她勇敢地登上舞台,放开嗓子唱了一首高难度的惠特尼·休斯顿的歌,结果受到了观众们的热烈欢迎。“我不知道你竟然是一个卡拉OK歌手,”一个听众对她说。

“我不是歌手,这次唱得好纯属偶然,”玛丽恩回答说。

杰夫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酒鬼。当他回到家时,看到自己讨厌的妻子正喝得醉醺醺的,还在用一种席琳·迪翁也会妒忌的声线唱着“我心永恒”。一怒之下,杰夫抄起菜刀就把妻子杀害了。在法庭上,杰夫说:“我不是谋杀犯,这事纯属偶然。”

那么你需要做几次才能成为这方面的行家呢?譬如,想要成为一个歌手、作家、画家或者演员,你需要唱、写、画或者表演无数次才行。但是,如果你只杀了一次人、侵犯了别人一次、发现或参观了一个地方,你就成了杀人犯、征服者、发现者或游客。

这个规则因行为的变化而不同,不能完全形式化。想想什么是赢家吧:有时候赢一次就足够了,例如1966年,英格兰足球队凭借唯一的一场胜利成为世界杯冠军。但是在其他情境里,我们常常用“赢家”这个词来形容某个反复获胜的人。很多时候,赢家这个词到底适用哪个语境,还是一件不清不楚的事。

当然,语言有很多时候都是这样,词语的确切含义也在发生变化。我们有时利用这种情况来把事情往好的方面解释,基思·弗洛伊德的案子肯定就是这样的。当基思身体里的酒精含量超过法定限量的三倍半时,他还在开车,最终导致自己迎头撞上一条狭窄的乡村小巷,所幸没有人严重受伤。

这会使基思成为酒后驾车者吗?这要看这种事更像是“杀人犯”还是“歌手”而定。语境意味着用法上的自由,但总的来说,“酒后驾车者”肯定更接近“杀人犯”(当然,这是语言学而非道德层面的)。如果某人只违反了一次就被判酒后驾驶,他们就可以被称为“被定了罪的酒后驾车者”。

但是,尽管感到“羞愧”和“尴尬”,基思还是不愿意把自己看成是酒后驾车者,于是他改变了这个词的含义,让这个词的含义变得更狭窄,以至于“酒后驾车者”这个词也就不再适用于他。

这种改动被称为“加强限制的再定义”,它是一种常见的使抵赖成为可能的方法。最常见的例子也许发生在人们否认自己欺骗过他人的时候,通常而言,他们通过强调构成欺骗的必要条件是因其目的导致的。目的因此被定义得过于狭窄,以至于即便可以轻松预知误会即将产生,而当事人对此仍无动于衷的情况下,他还可以抵赖说没有骗人——因为那并不是当事人明确、唯一、具体的意图。

当有必要对语言进行公开修订的时候,加强限制的再定义就是合理的。例如,也许有人会说“哲学家”这个名词的使用变得太宽泛,所以现在各种各样的人都可以被称为哲学家,也不管这些人的原创哲学思维质量如何。那么我们应该试图矫正加强限制的再定义,并在这个过程中剥夺给其贴标签的权利吗?加强限制的再定义通常是一种偷偷摸摸的修辞行为,但是我们有时的确需要更多这样的方式。

如果开列一个加强限制再定义的潜在候选者名单,那么单子上的词语与短语可以列到很长。我建议从“健康饮酒”、“舞台银幕上的明星”、“畅销书作家”、“危机”、“配料”、“必看的电视剧”与“基本的阅读”开始考察。也许最坏的词是“著名”——伫立在昏暗酒吧外面的店面招牌上都会写着“我们著名的星期天烧烤”。问问自己,哪些词会列在你的名单上呢?

74
  • 目录
  • 74 / 86 86.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