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3.咖啡灌肠法攻克了癌症

【回避问题】

达德利·波拉克(Dudley Poplak)给了查尔斯王子一本名叫《治疗良机——我战胜了癌症》(A Time to Heal:My Triumph over Cancer)的书,这本书记述了贝娅塔·毕晓普(Beata Bishop)如何在过去23年来遵从严格的饮食制度,并与恶性黑色素瘤作斗争的故事。

——乔·雷维尔(Jo Revill),《观察家》

贝娅塔·毕晓普“严格的饮食制度”是指格尔森疗法(Gerson Therapy),这种疗法不使用药物治疗癌症,而是用咖啡灌肠和果汁。许多著名的医学专家如查尔斯王子[1]、室内设计师达德利·波拉克以及教育家鲍德温爵士都支持这种疗法。当然,他们的说法比美国癌症协会的主张更有影响力,虽然后者曾提醒人们这种疗法可能存在风险。

再说格尔森疗法本身也是有争议的,因此人们对这种疗法应当谨慎。但是,大众倒霉就倒霉在查尔斯王子利用了他的威望来支持这个疗法,此番举动顺理成章地“激怒了医疗部门”。

科学的健康问题报告是重要的,因为人们常常从他们觉得可信的报纸上得到信息,并以此为基础作出重大抉择。乔·雷维尔通常很谨慎,即便如此,她在报道毕晓普“遵从严格的饮食制度”从而“战胜”癌症的时候,还是犯了错误。乔的报道回避了事实:它恰好肯定了被质疑之物。乔·雷维尔本来应该说毕晓普在遵从饮食制度期间身体有了好转。事实表明毕晓普身体的好转只是一个时间上的巧合,而不是因为两者之间有着因果联系。

尽管我的更正看起来有点迂腐,但它至关重要,因为雷维尔行文的风格暗示了至少在某个时刻,这个疗法起作用了。这就意味着对该疗法的争议转变成了对该疗法起作用的频率以及可靠程度的讨论,而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本来应该是这个疗法是否真的有效果。

回避问题的实质(假定我们要讨论这个问题),往往是由于随意使用语言造成的。当我们在需要使用更中性的词语时,却使用了那些“成功类”词语,于是这种情况就出现了。例如,我们学习过法语,但又没有完全掌握这门语言,然后就说自己“学会了”法语;当冷战自然而然地在罗纳德·里根总统的任期内结束,之后共和党人却说是里根“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某项军事报复收效甚微,但仍然说这是一场“有效的”袭击。当我们学习、获胜或者报复,是行动让我们有所收获,但是这类成功不包含在学习、报复或者拥有武力这样的事实当中。不正当地使用成功类词汇的错误与回避问题并不一样,但是,它常常意味着出现了回避问题的现象,就好像人们错误地承认毕晓普用格尔森疗法“战胜了”癌症一样。

“回避问题”与“温和地承认这个案例是成功的”之间有什么不同?难道因为我不能完全排除其他原因,就只能说饮酒会伤害酒鬼的肝脏?直到现在,许多人都不会同意“百忧解(Prozac)缓解了某人的忧郁症”,这就是在回避问题,但是200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却质疑现代抗抑郁药根本没有用处,尽管很多重症案例已经表明它确实有点效果。除非我们准备不厌其烦地对我们所说的话附加源源不断的补充条款,否则是不是难免要在某些时刻不得不回避问题呢?

75
  • 目录
  • 75 / 86 87.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