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4.强奸是天然的生物现象

【解释与辩护】

这些事实看起来似乎有些古怪,然而如果把强奸视为一种天然的、生物学上的现象,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传承下来的产物时,这些事实便可以理解。

——进化生物学家兰迪·桑希尔(Randy Thornhill)与进化人类学家克雷格·帕尔默(Craig Palmer)

兰迪·桑希尔与克雷格·帕尔默合著的《强奸的自然历史——生物学基础上的性强迫》(A Natural History of Rape:Biological Bases of Sexual Coercion),是近年来最具争议的学术著作之一。桑希尔与帕尔默认为,解释强奸本身以及其普遍性的原因,有助于人们将强奸视为一种男性的进化生殖策略,而非纯粹的对女性的侮辱、支配或不正当淫乐的暴力行为。

桑希尔与帕尔默相信他们这种理论能更好地解释关于强奸的许多其他令人费解的经验事实(如前面提到的“古怪”事实),如“绝大多数强奸受害者都是处于生育年龄的女性”,“在许多文化中,强奸被视为对受害者丈夫的犯罪”,“强奸不仅发生在人类中,它还发生在其他各种各样的动物中”。

许多人谴责桑希尔与帕尔默是在为强奸辩护——通过声称强奸是“天然的”,不知怎么的就将强奸变成了一种道德上可接受的事情。作为回应,这两个作者指出“解释”与“辩护”不是同一回事。

例如,为一桩谋杀案定罪需要确认动机,即作案的目的与时机,这些事实归在一起就能解释谋杀;但是,这些事实显然不是在为谋杀辩护,恰恰相反:这种解释是为了惩罚犯罪之人。

人们有时肯定会觉得这些解释减轻了对某些事件的谴责之情。例如,我们常常被告知,绝大部分的虐童犯都有自虐行为。在某种意义上,这种解释就会不可避免地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应该像同情他的受害者一样同情施虐者。

即便如此,这种说法还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解释或许能让我们更加同情犯罪者,但它不能让犯罪者的恶行减轻半分。桑希尔与帕尔默的论证也许让人们不再乐观地相信把强奸从社会中根除是可行的,但他们的论证无论如何也没有减轻此种罪行的严重性。此外,不同文化对强奸的标准具有的极大差异,以及绝大多数被强奸者都是女性的事实,都表明我们没有理由对任何一个强奸犯从轻发落。

如果进化心理学加剧了这种不平等,那么它更应该归咎于心理学而不是逻辑学。因为人们事实上没法轻易地分辨“解释”与“辩护”,这或许是因为人们认为许多行为的解释表明了事情本来就是那个样子的,因此我们不能妄想去改变它们。如果男人来自火星而女人来自金星,那么企图改变金星人与火星人的作风岂不是太荒唐了?

如果一种关于人类行为的解释真的表明人性不可改变,那么这个论断就有可能是对的;但是,这不能说明对行为的解释如何奏效。事实上,我们知道性别角色的变化非常大。例如,斯堪的纳维亚人成功地让男人和女人共同分担家务与抚养孩子的工作,而这些工作在传统上是由女人来做的。一些解释至多表明性别限制是可塑的,解释不能合理化那些我们明知自己不是被迫去做的行为。

如果可能,关于什么是“自然的”知识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社会政策?例如,假设男人大脑的可变性比女人大脑更广泛,这就意味着男人有可能为社会提供更多的人才,但也有可能提供更多的蠢材。如果这是真的,我们是否应该更正我们期望男人和女人在社会最高层各占一半的想法?或者为这种情况找出其他的理由?

76
  • 目录
  • 76 / 86 88.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