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6.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说

【免错申明】

罗曼蒂克的爱情凌驾在其他所有关系之上,也许因为爱是一种对现实的超越。这当然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欺骗,因为爱不可持久。如果有谁认为爱能持久,那他一定是在撒谎。

——艾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演员

自从古希腊诞生以来,哲学就对达到确定性这一目标孜孜以求。哲学通常反映了普通人力求使事物明确的愿望。这一愿望可以通过采信那些对错误具有免疫力的信念,从而在心理上得到满足,即使在逻辑上是行不通的。

汤普森对于罗曼蒂克之爱的论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相信爱不是持久的。问题在于,当然有些人会认为爱是持久的。如果真有人持相反观点,汤普森则使用以下格言:“告诉你罗曼蒂克之爱能持久的人在撒谎”。如此一来,便没有其他人的观点能成为反对她的证据:如果你和她观点一致,那么你增强了她的证据;如果你不同意,那说明你是个骗子,这也符合她的理论。从头到尾,汤普森都将获得胜利,你则一败涂地。

如果你像汤普森一样坚定,那么所有显而易见的反例都能化解。例如张三与李四终身相守,言谈举止浓情蜜意,但是汤普森的内心仍坚信他们不是真爱,或者他们所说的“爱”不是真正的罗曼蒂克之爱。(顺便说一句,汤普森认为罗曼蒂克的爱不持久也许是对的,正是她的理论,排除了困扰我的反例。)

习惯上,这种申明被称为“不可证伪”,意思是没有什么证据能表明其不成立。让-保罗·萨特似乎使用了与之类似的不可证伪的论断,他认为所有人都感到痛苦;如果有些人没有感到痛苦,则是因为“他们仅仅是伪装成不痛苦,或者是在逃避痛苦而已”。这意味着,没有人能成为这一理论的反例。缺乏明显的痛苦总是可以作为“伪装”或是“逃避”的结果,并通过解释被消除掉。

人们通常不是故意使用不可证伪的论断以使他们自身免于犯错误;相反,大多数此类断言,恰恰说明他们确信无疑。没有反例的事实,通常是作为某理论为真的良好理由。但是,有时没有反例是由于论断方式本身造成的,这就像在一个官司中,只有那些和起诉相符的证据才被接受。通过这种操纵伎俩,所有的证据都向一边倒也就不足为奇了。

免错申明在阴谋论中尤为明显,因为所有表面上的反证都能被视为支持阴谋论证据。例如“9·11”事件的官方委员就被看成是阴谋的一部分,所以它提交的任何证据都可以被忽略。“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说的”——这就能使无论多么明显的反例都被驳回。

即使我们不被阴谋论所吸引,这种思维方式也是如此普遍。我见过天主教徒拒绝承认不信教者也能过上满意的生活,因为他们有一个根本性的信念,即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会因远离天主而痛苦,不管他们自己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一点。同样的,很多无神论者拒绝承认某些教徒具备外显的理智,是因为他们认为任何有信仰的人都存在非理性的幻想。似乎我们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最有信心的判断用免于犯错的方式提出,如果你说你并非如此,那么我确信你在说谎、你很愚蠢或者你在抵赖。中标!

你难道从未以“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说的”这种方式来驳斥可能的相反例证,并维持观点本身的正确性吗?我们对自己最追根究底的问题之一就是:什么现实证据能使我修正自己最坚定的信念?如果你想不到可帮你修正信念的现实证据,那么你有可能已经固化在这一观点中,即使它可能是错的。

78
  • 目录
  • 78 / 86 91.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