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引言 一只中了彩票的鸭子

【后此谬误】

主人告诉我们,这是一只能带来好运的鸭子,如果摸摸它,买彩票时就会有好彩头。

——马丁·弗罗斯特(Martyn Frost),《太阳报》

当马丁·弗罗斯特的妻子告诉他,他们中了将近一百万英镑的乐透彩时,弗罗斯特激动得号啕大哭。他们成功的秘诀何在?这对夫妻之前在曼彻斯特郡怀特菲尔德的唐廊餐厅抚摸了一只能带来好运的纸鸭子。果不其然,第二天,他们中奖了。

弗罗斯特认为确实是这只鸭子给他带来了好运气,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没法让人信服。不过,因为做了一些迷信的事而获得了好运气——这种情况的确会让很多人心有所动。

举例来说,苏莱曼·艾哈迈德相信,因为买了一个幸运的手机号码,才“给他带来这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好运气”。新闻报道上提到的有关他后来命运唯一的具体变化是:“他被那些渴望与他约会的女人们锲而不舍地追求着”,而这些女人中没有一个能站出来回应此评论。与这个号码相关的最幸运的事情似乎是,艾哈迈德过去一度打算加点钱把这个号码卖掉,然后去买不动产。

我们假定自从买了这个手机号码之后,艾哈迈德确实有一段时间好运连连,但这能证明此号码真的有什么神奇功能吗?马丁·弗罗斯特中了彩票,就能证明他摸过的是一只会给人带来好运的纸鸭子吗?不能。两个例子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这其中的原因再简单不过:有这样想法的人犯了一个被称为“后此谬误”的常见错误。

下面说说这种错误的运行过程。想想“如果X,那么Y”这种假设条件句,例如,“如果这是一个幸运的数字,那么拥有它将会给我带来好运”。假定艾哈迈德在买了这个号码之后确实交了好运,那么他会很自然地认为假设从句中的后半句话是真实可信的——“这是一个幸运数字”。但它不是,这是因为只有当此号码是幸运号码的时候,他才能交到好运。当然还有其他原因能解释他的幸运。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运气是随机分布的,在任何既定时刻,你都有机会交到好运。因此随后到来的好运并不能永远证明一定是前面的原因导致了后面的结果。

在其他例子中,这种错误更容易识别。想象一下我们正在观看一场足球比赛,我说:“如果我挠挠腿,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会进一个球。”然后我真挠了腿,并且真的进了一个球,估计没几个人会觉得是因为我挠腿导致了进球。

当然,这种巧合毕竟很少见,但是人们稍作发挥就会上了后此谬误的当——他们会抢在其他事情之前,先将功劳归结到因果力量上。许多迷信行为就是以这种方式开始的。比如有人戴了顶帽子去看首场比赛,结果那天他们的球队赢了。从这天起,这顶帽子就成了他们的幸运帽。

同样让人惊讶的是,人们还会对此增加更多离谱的解释。举例来说,既然艾哈迈德当初是基于这个手机号码的宗教意义才花了5000英镑去购买的,那么在他买下这个号码时,很难说与他的宗教信仰完全无关。中奖后艾哈迈德说这个号码让他“更关注”自己的宗教信仰时,他似乎混淆了原因与结果。坚信幸运号码会带来好运,无疑会给艾哈迈德带来一定的自信,然后这个号码就被解释成帮助他在把妹以及其他生活领域更加成功的原因。

电话号码与鸭子的例子也许看上去很好笑,但在其他时候,我们自己会犯多少次“后此谬误”呢?假设你吃了某种药,你的病随后有了好转,难道这真的表明一定是这个药起作用了吗?当你说某件坏事不会发生,但是它却发生了,这能说明你万不该“试探命运”吗?如果某人在变得非常虔诚之后犯下了万恶的罪行,这能说明宗教必然导致极端主义吗?

8
  • 目录
  • 8 / 86 9.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