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8.单亲家庭背负的骂名

【数据分解】

专业犯罪学书籍在暴力犯罪的真正根源上达成了令人惊讶的共识:家庭的破裂与社区的稳定性。这两点最深层的根源在于缺乏稳定的婚姻。

——帕特里克·法甘(Patrick F.Fagan),《暴力犯罪的真正根源》

那些社会保守主义人士经常宣称证明“婚姻的作用”的证据无可争议。但是,即使是没有理由去怀疑法甘等人引用的统计数据的精确性,他们的结论仍然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到统计学家所说的数据分解:把统计数据分解成它们的组成部分。

统计数据的确有规律地表明婚姻与很多事物方面有关联,无论是从社会的角度还是个人的角度都是如此。与此类似,离婚与单亲也和很多种疾病有关联,而未婚父母的子女更有可能吸毒、犯罪、辍学、离婚和经历其他那些你永远不愿自己孩子沾边的讨厌事。

麻烦在于,大多数此类调查只以非常粗略的类别来归纳他们的调查结果:已婚、同居、离婚、单亲。这意味着这些结果将会符合法甘所信奉的相反的假设:并不是只要结婚就对人们有益,关键在于长期承诺的关系。我们将在婚姻群体中找到比同居群体中更多的这种类型的关系,仅仅因为所有的婚姻至少在理论上是一种长期的承诺(不管这一承诺有没有实现),同居则无需如此。由此可见,很有可能并非是婚姻构成了法甘所珍视的社会利益的条件,婚姻仅仅是最寻常可见的社会信号,它表明了达到这一价值所必须具备的承诺关系。

实际上,法甘自己详尽的分析结果里完全包含了这种理解。他认为青少年犯罪的初步原因包括:没有父母,缺乏母爱,父母不和,缺乏父亲的监督管教,被父母抛弃,虐待或是忽略,父母本身犯罪。很明显,这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因素与父母的婚姻状况有必然联系,而同居者可以避免以上所有问题,已婚夫妇却可能符合其中的绝大部分。

并非“统计数据常常需要解释”这一现实造成了问题,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能区分对未来没有承诺的同居者和相守一生却只是缺了交换戒指的伴侣,那么理解起来就会更容易。我们回过头来看婚姻,将会发现:婚姻既有可能是强烈稳定的两性关系,也可能对配偶双方而言都是家庭灾难。然后,我们就能更好的判断婚姻是否真的是一个首要因素,或者只是事关承诺这一方面甚至是其他什么。

我们常常被分解的统计数据所包围,因此很难准确地知道这些数据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实免于被欺骗的关键就在于不断地问自己:在每项调查中人们是以什么方式分组的?这种分组是否掩盖了其他可能更说明问题的区分?

数据分解能回答以下问题吗?——素食主义者更长寿是因为他们吃素,还是因为他们与统称为肉食主义者的那部分人相比,通常更具健康意识?有信仰这一事实能否解释为什么一些教会学校能够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我们需要查看学校生源的社会背景吗?学哲学的人比其他人更有可能在毕业6个月后还没就业,这是因为他们学的专业是哲学还是因为这一学科吸引的净是些游手好闲者呢?

80
  • 目录
  • 80 / 86 93.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