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9.找不到的武器

【举出反证】

要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着手并完成一项详尽的调查,还搜查了很多可疑地点。在他们声称无法驳斥伊朗正在进行秘密计划传言的同时,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能够继续断言或怀疑伊朗正在这么做——你怎样才能举出反证呢?

——斯科特·里特(Scott Ritter),前联合国驻伊朗武器检查员

近些年,一些评论家认为美国正准备像曾经对待伊拉克那样对待伊朗。在联合国就伊拉克武器问题进行检查之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的检查似乎是在重复历史。联合国的检查人员正在完成一个难以成功任务——举出反证:萨达姆·侯赛因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完成这一辩护是不可能的,美国及其盟国绝不会承认找到了他们所需要的停止入侵的证据。同样,国际原子能机构需要证明伊朗没有核武计划,但这同样无法举出反证,所以美国将找到另一个军事袭击的借口。

前联合国武器检查员斯科特·里特表达了自己对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疑惑,他问道,“怎样才能举出反证呢?”这个华丽问题的潜台词就是“你没法证明”。但是,我们看看里特接下来是怎么说的,“伊朗问题的核心和你在伊拉克模式中看到的一样:美国对联合国安全法庭施压,也对萨达姆提出了同样的要求,萨达姆必须证明自己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事情的真相是,萨达姆在1991年就终止了这一计划,因此不存在这样的计划。但是,不管伊拉克政权怎么举证,它都达不到美国的要求。”

这一答复中有些地方非常奇特。里特的主要观点是,要求某人举出反证是很荒唐的。他已经清楚地说过,1991年“萨达姆已经终止”了他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所以,里特本人接受了至少一个反证:萨达姆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同样的紧张局面——如果不是直接矛盾的话,也能在整个反战运动中找到。在指出“要求伊拉克提供反证(它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荒唐之后,将这个反证作为事实,如今已成为质疑战争的理由。之前无法证明的事,此刻却假设已经被证实。

所有这些,都表明了人们在提供反证的时候是多么混乱。实际上,举出反证非常简单。如果我说我的杯子里没有酒,那么用眼睛看一看就能确定事实,不需要任何犹豫,因为没有证据表明有酒就是没有酒的证据。在法律上,同样有一条假定,即没有证据表明有罪的情况下就是无罪的。或许找不到证据能够证明我没有杀死穆斯塔德,但是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杀了他,于是这就被认为是我没有杀他的充分证据。

将缺乏证据作为一个正面证据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要提供一个没有任何疑问的反证常常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对不完美的证据心满意足——它的不完美就在于证据的缺失,并且在认为能找到证据的地方却没有找到证据。

因此,有罪认定和无罪辩护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在极端的情况下,就像空冰箱一样:在冰箱里找不到比萨就证明比萨不在冰箱。在其他情况下,你找不到证据可能是因为没有进行正确的搜索。介于这两种情况之间,在没有找到证据的情况下,判断某事有多大可能性,就像我们认为的那样,这是一个问题。所以,“缺乏证据”所具有的意义也应视情况而定。

没有证据表明UFO在内华达州降落。没有证据表明罗纳德·里根亲自过问了伊朗门事件(Iran/Contra Scandal)[2]。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明确证据表明上帝存在。——你能从这些没有证据的事情中,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81
  • 目录
  • 81 / 86 94.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