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细页面
  • 指南
  • 分享到: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2:大论战中常见的思维陷阱

结语 最后一句话

【合理自信】

我们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呢,是明智与理性的守护者?在这本书里,我试图详细介绍一些错误但通常又具有说服力的论据与论点。但这是否意味着我自己的论据就完美了呢?如果的确如此,那么这是一种合理的自信,还是极端的自大呢?

事实上,我也可能会犯那些自己在书中所列出的诸项错误。在这几页里,我甚至已经犯了其中(或其他)的几条。但这并非宿命地承认我们谁也不比其他人更理性或者更始终如一,应该说,这是在提醒我们追求崇高目标——比如真理与美德——的道路是艰难曲折的,并注定有错误相随。然而,一旦有人开始觉得自己站在天使的那一方,就很容易认为自己已经长出了翅膀,结果就会导致自满优势:坚信自己是“完美”或“理性”的,因此不可能有错误或薄弱的推理。一旦某人开始相信这一点,或将它作为一个不自觉的假设,他就面临着成为自己原本所反对的那种恶劣、愚昧之人的危险。

可悲的是,我已经看到这种事发生在一些训练有素的哲学家身上——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具有他人无法企及的批判性思考能力,却并未正确地利用这一点。有时候,他们走入了被我称之为“谬论之谬误”的误区——这是由于他们可以识别争论中所出现的错误逻辑形式,并认为能够因此立刻驳倒对手。

下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哲学家嘲笑了《柳叶刀》杂志(Lancet)的编辑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博士,因为他决定撤销发表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某篇具有争议性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韦克菲尔德认为麻腮风三联疫苗与忧郁症之间存在相关性,而霍顿给出的理由是:文章所涉及的相关研究经费未经披露,并且其来源与韦克菲尔德本人有利益冲突。

这个哲学家认为霍顿犯了“起源谬误”,即一种信念的价值必须根据它本身而非其起源来判断。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简单地从批判性思维教科书中搬用此原则并盲目地加以运用则是错误的。“实验者偏见”是科学研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因此全面披露由何人资助并安排这一研究,无疑非常重要。这一点其实应该不难看出,但是哲学家在甄别推理错误上的过度自信,却导致了自己的盲目。

如果试图避免陷入过度自信,我们需要牢记两点:第一点很简单,就是保持警惕。永远不要假定自己的论点是合理的,并且要不断审视自己的推理是否有草率的痕迹;第二点则是要认识到智慧与愚蠢、严密与薄弱的论证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

还有一点必须承认,那就是:即使是最理性的观点也不可能完全摒弃辞藻修饰。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妥之处。别的不说,如果总是不偏不倚、一本正经的话,文章就会显得干巴巴的。在我们所读或所写的东西里,很难完全没有任何修辞因素。修辞能让一个严谨的论据更加令人信服,更愿意让人遵循;只有在企图以花言巧语去掩盖推理上的薄弱时,修辞才会成为一个问题。

尽管如此,修辞还是不同于理性的论证。因此,那些希望变得更加理性的人,不但要牢记自己也会难免犯错,而且要当心如果太过热衷于驳倒对手,自己就有可能不自觉地用到一些劝说的伎俩。

我希望本书将有助于你对那些能够让错误论证变得令人信服的各种方法产生更强的警惕之心。当然,在现实生活中运用的时候,你没必要把这么一大堆谬误条目都记下来,而是要养成一种良好的习惯,即经常对我们读到或听到的东西进行严格质疑。如果这样做了,薄弱的论证自然无可遁形,同时我们也会成为一个更好的思想者——即使仍然是不完美的。

84
  • 目录
  • 84 / 86 98.0%

目录

快捷键

关闭提示
全屏阅读
翻页
加载中…